最后一战(2)(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8rca.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集火萧峰,敌人用白崖的队员算计了白崖,从一开始白崖的战术就被敌人识破了,或者说从一开始敌人就已经看透了自己!!!

这远比被敌人虐杀更让人心痛,更让人感到绝望,白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

“战术太幼稚了!”

伴随着对方的嘲讽,高下坠、爆炸的核弹带走了血量本就已经不多的仲裁者,也带走了白崖、战地医生、战略指挥官、光明圣堂武士以及游走保护后方的全天候隐形兵种黑暗圣堂武士,这些抗打击力薄弱的兵种都无法像雷兽基因人那样在核弹的爆炸下生存。

简单说来,白崖的核弹把除了核弹原来目标雷兽基因人之外的所有战友都一锅端了。

爆炸带来的巨震撕扯着白崖的身体,白崖已经看到自己旁边的战地医生四分五裂的躯干了。

致命的轰炸,白崖知道,无尽的黑暗与寂静即将到来,他不由得开始庆幸自己只是一个幽灵特工,能够在单纯的爆炸中化成碎片,这样就可以不用感受后续核辐射的痛苦,虽然这种痛苦已经被降低了无数倍,然而心中的痛苦...失败,败亡,惨败...无数个名词在白崖脑袋中划过,他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

......

......

嘘声,全是嘘声,冰城工业大学星际馆里满是对刚才白崖核弹战术的声讨。

不得不说在5场单人赛获得4:1巨大领先的情况下,白崖的‘人**弹’战术的确有些孟浪,或者说,核弹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在正规《星际》比赛单人赛最多拿5分、团队赛最多拿6分的规则下,稳扎稳打保持住3个人头优势才是最合理的战术思路。

就连白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核弹,在明知道对方有仲裁者的情况下。

对于一直以稳重著称的冰城工业大学队长而言,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或许是太想在家门口击败同城死敌冰城工程大学队,或许是太想完美地冲出四强闯进决赛历史上次获得全国高校星际联赛东北赛区出线权?或许是...想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回忆?白崖自己也不知道。

现在白崖能确认的只有一件事,最好的出线机会,没了。

作为本次东北赛区分区赛的东道主,这是冰城工业大学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一次,也是距离出线最近的一次,更是几乎掀翻从星际校队创建伊始就压在自己头上的死敌的一次,

——只可惜,这颗调转枪口的核弹毁了这一切。

“咔——嗤~~~”

高压氧仓开启的脆响在嘘声中几乎无法听清,大量保护气体瞬间喷涌而出,弥漫的白气让人无法看清舱内的情况,这是最新的游戏比赛舱气压平衡技术,开舱时通过大量气体给使用者一个让体内气压平衡的过渡期,避免因为气压的剧变导致猝死。

2oo3年6月26日,喀麦隆新星维维安·福;

2oo4年1月26日,葡萄牙星际豪门本菲卡队的匈牙利选手菲赫尔;

2oo4年1o月27日,巴西圣卡埃塔诺队的塞尔吉尼奥;

2oo4年12月5日,印度邓波竞技队的巴西籍选手克里斯蒂亚诺。

两年内四名职业星际选手死于出舱时的仓压变化,四条年轻生命的逝去除了给各自的家人带来无尽的悲伤外,也让所有挚爱着《星际》这当今世界第一竞技运动的人们对星际竞技比赛设施的安全性产生了恐慌。

为此,国际星际联合会开始强制在各种游戏比赛舱中使用这一保护技术,即便是一场高校间的星际比赛。

“我们能打一辈子《星际》也能做一辈子朋友,但这一切都不能越生死”成了新的星际流行语。

当然,游戏中的生死还是可以容易越的,就像刚才舍身吸引火力悟道敌人的萧峰,以及算计又被反算计的白崖和那一颗核弹下的所有冤魂,因为输掉了关键的团队赛而输掉整场比赛的冰城工业大学队队员们沉默地离开了比赛舱,站在了赛后集合区。

“队长,对不起...”

萧峰刚刚签了帝都一个不错的科研院所,和白崖一样,这次全国星际联赛东北赛区分区赛是同为研二的萧峰的最后一届大赛,8个月后,他将成为冰城工业大学这所全国知名的工科学府校史馆中小小的一部分,要毕业了,离开学校,也要离开拼杀了4年之久的冰城工业大学星际校队——萧峰是大三才进入校队的,和小了自己3届的苏子瞻一年。

“你又说对不起,刚刚明明是我瞎**打,跟你有什么关系。”

白崖轻松地说道,然而眼中的黯然是掩盖不住的,即便白崖刚刚用眼镜盖住了眼睛。

“哥...”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