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少的替身前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蓝颜岚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学女博士,世界五百强的高官,事业顶端却得了血癌死在了手术台上,魂穿古代,才刚睁开眼就被人喊成了妖女,放火燃烧,穿越第一天就险些死了。欺人太甚,她一一反击,把愚昧无知的村民耍的团团转。一朝回朝,她成了早已经灭门的当朝宰相之女,当她遇上了同样名满天下,不过却是恶名昭昭,劣质斑斑的王爷,棋逢对手,他是她的劫还是她的缘?他欺她,逗她,闹她,惹她,花尽心思取悦她。她讽他,避他,击他,却最
  • 作者:蓝颜岚
    五年前,她嫁给T城最为有名的商业巨子——欧擎珩。 婚礼的前一天,欧擎珩捏着她的下巴说道:“姚依依,你只是一个替身,只要扮演好欧家少夫人的角色就好,除了钱,其他的别妄想从我身上得到。” 她只是笑着,尽心的扮演着她的角色。 她没有傻到去问欧擎珩为什么会娶她,因为答案她心知肚明。 她不过是个替代品。 两人各怀目的,一个为了旧爱,一个是看在了钱的份上。 五年前,他们两人的结合,轰动了整个T城,五年后,他们
  • 作者:蓝颜岚
    五年前,她结婚时就知道老公心里有个初恋,他捏着她的下巴说:“你只是一个替身,除了钱,其他的别妄想。”她以为只要她努力对他好,他总会感动,总会爱上她,后来她才知道,男人不可能因为感动就爱上一个人。结婚5年,老公的初恋回来了,要离婚,还要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真绚丽
    酒醉之后的她竟然主动缠着一个陌生美男的身子,第二天她被自己的一丝不着吓了一跳。天,她竟然就这样丢了第一次!谁想到,美男不能胡乱睡,睡了就要拿睡钱!一千万!睡一下这个男人,竟然需要一千万!谁让这个人,不是寻常人,而是正 虎堂的少主子!
  • 作者:陌上花早
    魔鬼总裁你别跑,我要收了你。 那天雨夜,他亲手毁了她的家庭,夺走了她的清白。 她报警,他动动手指便摆平。 她喊冤,他堵住她嘴。 他是只手遮天的“魔鬼”,日夜需索,令她身心疲惫。 她一心想救回父母,极力讨好他。 她以为可以报复,时间却让她迷恋上他的温柔与霸道。
  • 作者:漫妖娆
    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 遇到他后,他将她困住墙壁和手腕之间,逼问:“你还想继续等着他回头?” 苏映雪涩涩一笑:“我没那么犯贱。” 厉封爵低头,吻上她的唇…… 传言商界霸主厉封爵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一切,众叛亲离。 窝在他的臂弯中,苏映雪娇笑:“厉先生,你怎么看?” 他暧昧的调笑:“我对女人不行,只有你能让我站起来。” 后来,A市所有人提起她时,都是鄙夷又艳羡的。她是厉封爵的侄
  • 作者:桃灼灼
    他走进房间,当着她的面宽衣解带:“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治病!” 纳尼?她又不是男科医生,不过是曾经进错房间上错床,并且踹了他一脚,这还赖上了? 他说看起来没问题,但功能要用实践检测! 检测第一步:一次怎么能说明问题?当然要天天“实践”! 检测第二步:和气“生财”?NO,是“生孩”! 他说:“为了我们更加和气,我必须更加努力。”
  • 作者:月半小鱼干
    本文将于8.9号入V,请小天使多多支持! 预收文求收藏:《孩子他爸失忆了》 所有人都知道喻疏是某大型娱乐公司的总裁,生的好看气质冷艳,只要是个流量小生就想和她炒绯闻。 所有人也知道温雁北是位演技一流的好演员,气质温润待人有礼,只要是个年轻演员就会尊称一声“温老师”。 而“德艺双馨”的温老师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家看玛丽苏神剧,一边给正在开会的喻疏发消息:“你已经五分钟没回我消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 作者:夏风清水
    飞升仙阶断了,作为一个剑修玄渊他飞升错了,竟误打误撞来到了主神空间,成为系统0617绑定的一个宿主! 根本不受主神控制的玄渊就这样开始他在万千世界穿越的旅程。 庶子穿越文中下场凄凉的嫡子,“深情专一”皇帝的替身,小师弟逆袭文中的反派大师兄,被穿越女抛弃的世家公子……他穿越成一个个悲催又苦逼的人,开始虐渣、打脸之路。 从此以后,玄渊走过的每一个世界……都崩了。 这是一个武力霸道的人成为宿主之后,在不
  • 作者:江湖不见
    萧清荣无父无母,凭靠着自己的能力走上了人生巅峰,然后就遇到了能穿梭时空的系统。 “你觉得我这样能成男神?” 变成身处监狱的的十七岁小弱鸡,还有两年刑期,萧清荣冷酷的询问系统。 系统装死,默默的扔了一颗大力丸。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个总是威胁系统的暴力男人的超级男神之路!# 【被陷害的天才科学家编号7543】 【身陷戒网学校的超级黑客】 【被道德绑架的三流明星】 【作弊被抓的天才学生】 #隔壁兄弟文
  • 作者:荼蘼青
    她不过是去替好友代个班,怎么也没想到会掉进一个陷阱里。莫名其妙失了身,还被当成是那种女人。人生已如此倒霉,还要一而再再儿三的撞上那个如同魔鬼一般的男人。第一次见面,他语气冷淡,“昨晚的事是你情我愿。记住,钱是你自己不要的,别妄想我会对你负责!”第二次见面,他帮了她一个忙,她对他心存感激。“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虚的东西,你若真的感激我,不如就用女人感谢男人的方式,我不介意你用肉偿。”他笑得慵懒而又邪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