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真相只有一个!(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8rca.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翌日,钢铁侠先生破天荒地戴上帽子。不是帅气的棒球帽、不是悠闲的大摆宽檐帽、更不是绅士帽,而是像厨师魔术师一样的……高脚帽。

外人可以不见,但是活动于复联大厦的复仇者们和助理佩普、哈皮等人都还没走。助理佩普小姐在早晨八点时敲敲门,等待着他开门,门被打开的瞬间,她的目光自然地落在了钢铁侠的身上,笑容渐渐消失。

“斯塔克先生,可以解释一下你头顶的帽子是怎么回事吗?”

“你可能不关注《DQ》杂志,这时今年的流行款。”托尼·斯塔克按了按帽檐,表示自己非常满意。

“好吧,随便你。”

佩普抱着文件率先走在前面,说:“今晚还有会议……”

“推了。”

“你的记者见面会?”

“延迟。”

“上次那个女记者……”

“不见。”

高跟鞋噔噔蹬的响声瞬间消失。佩普站在原地,眼睛微微瞪大,震惊而奇怪地盯着托尼,似乎要将自家老板的心理活动搞明白。

“我突然想放个假。你觉得如何?”他挑了挑眉。

“这取决于你。我只负责取消行程。”她耸耸肩,没好气地回答。

托尼·斯塔克表面上风平浪静,甚至还想跳个迪斯科,撑着腰的手指却不经意地颤了颤。他依稀能感受到头顶的小花花在呼吸,是的没看错,光合作用的时候仿佛紧紧连接着他的心脏。

他试图揪掉这只花,只是微微一拽叶子,头顶就一阵阵地疼,仿佛他的脑袋是培养皿。这种感觉实在不太美妙。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佩普道。

“替我向哈皮问好。”

两人话音刚落,落地窗玻璃外的阳台猛然刮起强劲的风。只听喀啦一声,伴随着低沉的怒吼,雷神索尔被绿巨人一拳头砸进来,一头撞到墙上。

“吼!”

绿巨人愤怒地捶了捶胸膛,慢慢恢复人形,班纳教授穿着大裤衩,表情是有些羞赧的温和,他走进来说:“对不起,说起来都要怪索尔从彩虹桥下来的时候差点砸死我……我的妈?托尼!你发生了什么?!”

原来索尔连带着玻璃一起冲进来的时候,托尼只顾得上拉住佩普躲避,却忘了自己头顶的帽子。

于是,在场的几人都看到了钢铁侠头上多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是粉粉嫩嫩,迎风摇曳娇弱可爱的……小花花。

“……”

“……”

“……噗!”这是没憋住的班纳教授。

他淡定地拿起帽子拍了拍:“谁说出来我就灭口。”

……

一小时后。

复仇者们包括神盾局的高级特工在内,统统知道钢铁侠一觉醒来头上长了一朵小花花。据说内部消息已经流通到X战警和正义联盟那边,因为班纳教授是个守不住秘密的大嘴巴,又跟其余几个阵营里的超级英雄私交甚好。

尼克·弗瑞组团过来关(围)心(观),表示让他不要恐惧,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黑寡妇娜塔莎问了一个相当关键的问题:“需要浇水吗?看它好像有些精神不振。”

她的话音刚落,一群人顿时来了精神,坐直身体等着斯塔克点头。

“它不会缺水的。”

坐在椅子上的围观中心钢铁侠先生木着脸,头顶的小花花伴随着话语微微晃动:“因为,我现在的脑袋里,全是水。”

……才会指望这些家伙能守住秘密!

*

一觉醒来,世界依然美好。

放了一晚上的照片没有任何变化,安莉摇摇头,把照片塞进文件袋里,或许她的方法有误。

为了探寻这支笔的秘密,安莉很早收拾好出门,按照地址找到莫妮卡·费里顿曾经的住所。是一栋二层的红砖小别墅,院子里的绿植早已荒芜,一楼的玻璃不知道被哪个混蛋用石头丢过,留下蛛网般的裂纹。

安莉站在楼下,有些惊讶地看到有人从楼里走出来。

“你好?你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吗?”安莉挥挥手问道。

“不,我只是定期来这里打扫卫生。”对方穿着朴素的工装,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拉丁裔女人,仔细打量安莉片刻露出恍悟的眼神,“请问你是继承了费里顿夫人遗产的安莉小姐吗?我见过你的照片。”

安莉一愣:“你怎么知道?”

她笑了一下:“太好了!夫人生前说过要把这栋房子留给你,我在这里打扫多年,一直在等待,总算有了个好结果。这段时间因为痔疮手术没能打扫卫生,所以想收拾好之后再联系你,结果你比我预料中速度更快。”

“……”

脑补了一出探险的安莉没想到,线索来得如此简单。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