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谁演的才是戏(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8rca.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鞭尸是什么样的体验?

安莉:我马上就能体会到了:)

她躺在冰冷的床上,一层白布不足以安抚安莉瑟瑟发抖的心情。如果此刻突然跳起来诈尸,被用枪打死的可能性大概会比被一鞭子抽死的可能性更大。

……嗯。

一位伟大的演员曾经说过,演死人是最考量一个人的演技的标准,安莉此刻的水平大概能直奔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她被冻得面无血色,胸口平缓得没有起伏,内心早已波涛汹涌。站在一旁的安德森俯视着她柔美的脸颊,有些可惜地感慨:“不应该死这么早的。”

夏洛克的余光瞥了他一眼,双手抓住鞭子,向两旁拽了拽,似乎是在感受长鞭的韧性是否足够。

“把白布揭开。”他说。

助手茉莉正要走上前,却被一道身影越过拦在后面。

“我来吧。”安德森要上手揭开白布。

“你不行。茉莉。”

“我怎么就不行了?”安德森表情愤愤,一副据理力争的姿态,“你这就是公报私仇!”

雷斯垂德示意他小声点儿,在停尸间吵架实在是不符合人道主义原则。令安德森更气愤的是,夏洛克全程一直无视他,任凭他用怎样的眼神挑衅都无动于衷。

在安德森的目光如炬中,作为助手的茉莉相当听话,走到“女尸”面前,试图拉开白布。

她拽了一下。

“……”

茉莉又拽了一下。

“……”

安德森:“你该不会连揭开一块布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正拽着鞭子的夏洛克目光微妙地在安莉身上停留几秒,他紧抿着薄唇,冰灰色眼眸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友好建议,你们或许应该出去。过程会有些血腥,鞭子上有倒刺,鞭打到人的身体上将撕扯皮肤,刮裂伤口,倒刺深陷肉中拔出产生极大的痛苦,可惜尸体就已经毫无感觉了。”配合着夏洛克冷淡而又奇异的抑扬顿挫的语速,让这场面有些诡异的可怕。就连亲眼见过的雷斯垂德也咽了咽唾沫,有些不淡定了。

夏洛克走上前:“我想她已经准备好……”

“我没有!!!”躺在床上的安莉病中垂死惊坐起。

……大型诈尸现场。

“啊啊啊啊!”

除了夏洛克之外,剩下的人差点儿当场升天,纷纷被吓得鬼哭狼嚎。差点儿举起枪当场击毙安莉。

“我的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雷斯垂德吓得一抖,下意识掏出枪。

安德森被吓得最惨,差点腿软瘫倒在地上,连声叫着fuck。

相比之下,被两具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的安莉就淡定得多。她举起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攻击的意思,还没来得及解释,忽然愣了愣。

“斯特兰奇?”

面前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内衬白色衬衣,瘦削而苍白的脸庞,颀长的身材,黑色的蓬松卷发,抿成一条线的过于削薄的唇,那张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勾勒出来的线条在此刻却过于淡漠和陌生。

其余人顺着她的目光望向夏洛克,一时间满头雾水。

“夏洛克,你认识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莉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面前的男人尽管和斯特兰奇长得极为相似,面貌却要看着稍微年轻一些,仔细辨认眉目表情看起来是个更不好接触的人,最要命的是对方的眼神仿佛能将她彻底看穿。在场的几人操着正宗的英腔,两名警察穿着英式警服,还有一名年轻漂亮的小姐明显跟对面的男人很熟,正警惕地盯着安莉。

她有些头痛地明白了一件事。

大概是像上次一样,又乱入别人的地方了。

……

同一时刻,蝙蝠侠独身一人到达安莉所在的住所。他的动作极轻,以至于在楼下谈情说爱的小两口完全没能注意到楼上跳过去一个人。

距离这儿两公里的安全距离,保密级别最高的特工们在黑夜中持枪站在押运车前,静默无声,像一块块坚硬的磐石,等待着蝙蝠侠将魔方安全送过来。此次行为已经极为冒险,没有当场逮捕神秘人,没能跟着蝙蝠侠到达对方家中,也没有监控,是他们对蝙蝠侠的信任,同时也是一直以来匿名身份的英雄们所能体谅的事情。

后续方案有ABC三套,足够他们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已经快到了约定的时间,蝙蝠侠没能赶来,他们互相对视一眼,一名高级特工低声说了句什么,有人上车开始联系。

同一时间,蝙蝠侠在联系安莉未果后,从窗户翻进去。房间里的小人儿们还在叽叽喳喳疯狂尖叫,看到蝙蝠侠,它们愣了愣,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亲切的气息,一个个立即忘了亲妈安莉,黏糊糊地抱住他的腿不放。

“……”

蝙蝠侠此刻无心与它们纠缠,全部甩开,他走到卧室,桌面和地上洒得到处都是的咖啡渍,被扔到一旁的书,挤到一边的桌子都说明刚才发生了一场意外。

他的眉毛一抖。

不会——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