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索欢:初婚老公,宠太深

作者:酥心糖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为什么当初不逼我堕胎?” “对你这种贱人,流产简直太仁慈!” 我拖着流血不止的身子趴在地上,看着我挚爱的老公为了另一个女人,活生生掐死我的孩子! 结婚一年,除了孩子冷冰冰的尸体,我一无所有。 遭受疯狂凌辱的那晚,我咬牙发誓,再也不会为任何人怀孕生子! 直到有一天,新婚老公红着眼睛将我压在床上,要我给他的孩子偿命……

《夜夜索欢:初婚老公,宠太深》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酥心糖
    “为什么当初不逼我堕胎?” “对你这种贱人,流产简直太仁慈!” 我拖着流血不止的身子趴在地上,看着我挚爱的老公为了另一个女人,活生生掐死我的孩子! 结婚一年,除了孩子冷冰冰的尸体,我一无所有。 遭受疯狂凌辱的那晚,我咬牙发誓,再也不会为任何人怀孕生子! 直到有一天,新婚老公红着眼睛将我压在床上,要我给他的孩子偿命……
  • 作者:酥心糖
    “为什么当初不逼我堕胎?” “对你这种贱人,流产简直太仁慈!” 我拖着流血不止的身子趴在地上,看着我挚爱的老公为了另一个女人,活生生掐死我的孩子! 结婚一年,除了孩子冷冰冰的尸体,我一无所有。 遭受疯狂凌辱的那晚,我咬牙发誓,再也不会为任何人怀孕生子! 直到有一天,新婚老公红着眼睛将我压在床上,要我给他的孩子偿命……
  • 作者:酥心糖
    “为什么当初不逼我堕胎?” “对你这种贱人,流产简直太仁慈!” 我拖着流血不止的身子趴在地上,看着我挚爱的老公为了另一个女人,活生生掐死我的孩子! 结婚一年,除了孩子冷冰冰的尸体,我一无所有。 遭受疯狂凌辱的那晚,我咬牙发誓,再也不会为任何人怀孕生子! 直到有一天,新婚老公红着眼睛将我压在床上,要我给他的孩子偿命……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桃子千千
    第一次遇见她,她打伤了他的“宝贝” 第二次遇见她,她被人下药,误闯进他套房,丢给他一万块,解决她的生理问题,纳尼,他居然如此便宜…… 第三次遇见她,她做了他的情人,她做了她妻子,最后,情人妻子傻傻分不清…… 这个小妖精,巾帼不让须眉,火辣时妖媚无骨入艳三分,沉静时温婉动人柔情似水,他是S市最吸金的商业奇才,她在他生命中扮演了情人与妻子的角色,他却一直不知是一个人,抵抗得了一切女色诱惑,惟独抗拒不了
  • 作者:再见可好
    在你的心中,永远比不过他,在他的心中,你永远是最美。谁也阻止不了他的追逐,谁也控制不了他的思想。每一份刻骨铭心的刺痛,都是时间留给你我的解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此时此刻的心里就像是被火烧一样疼痛而伤感,一路走来所有青春美好的事最后都成为了遗憾,不知道最后还能不能坚持下来,哪怕什么也做不了也知足了。人生没有回头路,像风一样,来时微笑,去时微笑,那些关于我们死去活来的爱。
  • 作者:许墨城
    他毁了她的初恋,然后对她说:“嫁给我,我宠你。” 一纸婚约,她变成了豪门少奶奶,被他宠上云端! 可为什么在她遭人陷害险些流产的时候,打给他的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别的女人的声音!她看着地上的鲜血,泪如雨下…… 知道一切真相后,她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化作一句话:“陆非凡!我要离婚!!!” 而他就像个魔鬼一样将她抵在门后,捏住她的下巴:“然后去找他么?买一送一?”
  • 作者:三七
    他说:“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像楚楚,但是唯独你不行!” 在将那已经被血染红的玻璃扔开之后,关月才迟缓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 作者:顾懒懒
    林家有妻,名曰:顾玉枝,其妖娆如花,魅惑世人,外人喻之:贤良之妇,娶之今生无憾矣。§顾玉枝温柔如水,善良大方,贤良淑德,世人评风淳良,万事具能,出得了厨房,入得厅堂,对付得了小三,下得了狠手,这等三好妇人世间难求…§林郎手执《常州府志》轻叹,如此骄人娘子,确是世间难求,可事实又有谁人知晓…§林郎抬头望天长叹,耳际忽然一朝妖娆而笑,林郎身子一僵…
  • 作者:玻璃人
    明明爱的深入骨髓,却不自知,错把深爱当仇恨。 这是病,得治。 余生对肖莫离的执念根深蒂固,深的都忘了自己被禁锢在肖莫离病态的牢笼里奄奄一息,也不会挣扎。 原以为彼此伤害,却能相见,便足矣。 直到肖莫离发现是她杀死他一直捧在掌心的风景时,她心如死灰。 与其承受剜心之痛,不如变成他爱的那道影子。
  • 作者:晨晨逸
    他让人将我按在冰冷的江水里灌了好几分钟。§“以后滚出这里,别让我再看到你。”他的眼里满是嫌恶和不屑。这份屈辱击碎了我对他所有的爱恋。§我已经决定离开他,却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又遭遇意外。§在我即将被推下悬崖的那一刻,他竟来了。为了救我,他选择跳了下去。§我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同时也难过地痛哭起来。心底的某处竟荡起了波澜,原来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他了。§再度面对他,我别扭地转身,可他却霸道地圈
  • 作者:淇老游
    宫默年说,像秦殊凉那样的妖艳贱货,起初他是看不上眼的,后来才知看走了眼。 那天看到那个女人瘦骨嶙峋毫无生气,无比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那一刻,宫默年的心平生第一次涌现出无边的悔恨。 他说:再没有谁,比这个妖艳贱货更重要的了。 他说:他终于想要对她好了,她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