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作者:凤色妖娆状态: 连载日期: 18小时前

精通医术的特种兵一朝穿越,嫁给腿残毁容的腹黑王爷,从此王府禀报精彩绝伦:王爷,王妃庶妹陷害王妃,王妃把她庶妹打了。某王爷:打得好。王爷,太子要贪王妃家产,王妃把太子打了。某王爷:打得妙。王爷,北凉皇子非礼王妃,王妃……某王爷豁地起身:请王妃歇着,这个本王亲自揍!我家王妃贤贞雅静柔婉良淑从不打人!某王爷顶着乌青的黑眼圈信誓旦旦。王府众人:王爷咱能要点脸么……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凤色妖娆
    通晓百兽,能和百兽沟通,算不算特异功能?高级动物心理师,穿越成懦弱无能王府嫡女。后母狠毒,继姐无耻,通通没有关系!万兽在手,万寿我有!唯独惹上某黑心太子,竟被一吃再吃,吃了又吃……“我要指挥万兽军,踏平你的太子府!”某女奋起反抗。“孤王不御兽,只御人,你懂的,爱妃……”
  • 作者:凤色妖娆
    精通医术的特种兵一朝穿越,嫁给腿残毁容的腹黑王爷,从此王府禀报精彩绝伦:王爷,王妃庶妹陷害王妃,王妃把她庶妹打了。某王爷:打得好。王爷,太子要贪王妃家产,王妃把太子打了。某王爷:打得妙。王爷,北凉皇子非礼王妃,王妃……某王爷豁地起身:请王妃歇着,这个本王亲自揍!我家王妃贤贞雅静柔婉良淑从不打人!某王爷顶着乌青的黑眼圈信誓旦旦。王府众人:王爷咱能要点脸么……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于墨
    沉默的承受着帝主给予的所有恩宠,她已无力去挽留清白,任由他在芙蓉帐下的狂妄。他是主,她是婢。从来只有他想的,没有她能拒绝的。皇帝大婚,她却要成为皇后新婢。
  • 作者:夜兮兮
    一场意外,她爬上了他的床,成功的怀上了他的孩子,原以为这样就能获得他的心,却没想到,这才是痛苦的开端。因为爱他,她失去了眼角膜,孩子被夺,情绪失控奔溃险些被人强奸,导致过失杀人,最终只能在监狱度过,他却冷笑着说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可当一切都浮于水面后,他却发现自己是罪人。他说:“让我的余生,成为你的光明,可好?”她摇头:“爱已卑如尘埃,璀璨的,不过是天上的星辰……”
  • 作者:嫣指
    白天她是资深中医,一手针灸术举世无双,晚上她是行走在夜间的神偷,偷遍天下珍宝。一次意外穿越竟成了自尽的嫔妃,被连棺带人赐给了摄政王。再次睁眼,锋芒毕露,惊艳绝尘。当初的负心之人回头,“卿言,朕发现还是忘不了你。”某女淡定自若,“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我现在有更好的马了。”远处的某男捏碎了手中的棋子,眉心狂跳,“本王是马?”
  • 作者:月荼
    凌霄死了,作为一个人民警察,她死在了井坑里。死的如此悲催也就算了,没想到,她竟还穿越到了一个身材肥硕的农村恶妇身上。相公厌恶,婆婆不喜,邻里视她为老虎。家徒四壁,地无半亩,日子难过。凌霄只想发家致富,把日子过好。凌霄的致富理念是,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她上山打猎,卖山货,卖草药,开荒种地,不但日子过得富裕起来。还与原本两看相厌的相公,日久生情,定下白头誓言。哪知,相公进京赶考,中了状元,尽然要
  • 作者:醉染胭脂
    她是医毒世家传人能掌生,可控死,一朝穿越沦落成不能修炼的傻子废物。且看她强势逆袭,凰逆九天。他是大陆最尊贵的存在,翻手云,覆手雨,腹黑冷漠,藐视天下,一怒天下变的天尊!当他遇见她,只是一眼,宠她,护她,助她……月黑之夜某尊握住了沐清菱的手腕。“菱儿你看过了本尊的身体,是要负责的……”“这是施针……天尊”天尊笑的春风得意,一把将沐清菱扯入怀中直接吻住了唇。
  • 作者:沐沐琛
    为了赚奶粉钱,时初夏得罪了M市的权贵陆先生,陆先生高高在上地下令:“丢出去,喂狗。”后来——M市人人皆传:陆先生把陆太太宠上了天,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时初夏扶着小蛮腰,“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一只小奶包兴冲冲地拖着行李,“妈咪我们又要玩儿离家出走的游戏了吗?”另一只小奶包挥动着手里的机票,“妈咪,豪华亲子游,今日八折优惠哦!”陆先生霸道地将女人揉进怀里,“乖,老婆,我们该生二胎了
  • 作者:多芒小丸子
    那一年,南亓哲初遇苏然,想尽方法让苏然嫁给自己。苏然原以为这会是幸福的开端,却意外得知南亓哲娶自己竟是因为她七年前香消玉殒的那个女人相似。伤心,失望……苏然不想当他眼中的高级替身,一纸离婚书带着腹中孩子,踏上了那趟坠毁的飞机。五年后,南亓哲再遇上那个本以为早已死去的女人。他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苏然,孩子呢?”她嘴角讥讽,“打掉了!”他擒住她,一吻而上,“既然你把孩子打掉了,那就赔我一个!”
  • 作者:扶苏公子
    前世她错爱渣男,却遭其灭门。一朝重生,她誓要让他万劫不复。大婚当日,她导演一出花轿错嫁,却不想才离狼窝又进虎穴。“进了本王的门,就是本王的人。”他霸气宣誓,昭告了对她的所有权。“爱妃,本王还无子嗣,这传宗借代的重任可就交给你了。”她赌上清白,他助她报仇,各取所需的好买卖,可怎么到了最后反而假戏真做,弄假成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