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天医

作者:肤浅失眠中状态: 连载日期: 1天前

严经纬从小便被他的坑货小姨灌输了一种思想:不要和漂亮女人打交道,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让男人坠入万丈深渊。七年戎马,王者归来的严经纬偏不信这个邪,他毅然和一个妩媚妖娆的女人好上。半年后。严经纬渐渐发现对方迷人的容颜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肤浅失眠中新作,本书献给岁月静好的……我们!】

《绝代天医》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肤浅失眠中
    没有装逼泡妞技能的我受到了性感女班主任的各种刁难和捉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忍无可忍,必须残忍。且看我怎么和性感班主任周旋斗法。 等等……“日”久生情? 那从今以后,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给你花!
  • 作者:肤浅失眠中
    男人一生需要守护四样东西,一是脚下的土地,二是家里的父母,三是怀里的女人,四是身边的兄弟!年少轻狂,只为追求理想!豪情万丈,只为缔造辉煌!我们告诉自己,要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狼,肚里咽着肉,嘴里叼着肉……
  • 作者:肤浅失眠中
    没有装逼泡妞技能的我受到了女班主任的各种刁难和捉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忍无可忍,必须残忍。且看我怎么和班主任周旋斗法。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石头与水
    江浔说:“你不能改变我,你不能要求我改变。”顾守锋:“你是我生命中的巨额重彩,无价之宝。”江浔说:“你是可以颠覆我的人。”无父无母寄人篱下的成长很辛苦吧?江浔:完全没有。所以——男主一:完全不惨天之骄子大学霸。人生有什么遗憾吗?男主二:有。按照本人在男主一心中的排位,我认为应该并排男主一。每一位少年成长的生命中,大概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期盼能有一位年长的男性引导他们前行,直至真正成年。江浔对顾守锋
  • 作者:鹅考
    在生活中,再平凡的人,只要是男人,都可能会遇到权力、金钱、美女这人生三大诱惑。有的男人在权力面前倒下了,还有的男人在金钱面前倒下了,但更多的男人,都倒在了美色面前。因为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可能对权力不屑一顾,视金钱犹如粪土。可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经受得住美女的诱惑呢? 本书的主人公,是都市茫茫人海中极平凡的一个男人。可是再平凡的人,他也有机会遇到美
  • 作者:时镜
    前世,姜雪宁是个标准的玛丽苏,为了皇后宝座,到处勾搭,瞎他喵搞。和皇帝谈恋爱时,反贼是备胎;和学生谈恋爱时,先生是备胎;和上司谈恋爱时,下属是备胎;和女人谈恋爱时,男人是备胎……?每天都是修罗场!(误)反正不管谁当皇帝,她就要当皇后!男人们以为走进了傻白甜的心房,没想到是走进了渣女的鱼塘,而且这女人还兼职海王。后来宫变了。她死了。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来的机会。她发誓痛改前非。万万没想到,偏偏重生回【已
  • 作者:暴躁的螃蟹
    巫渺渺是巫族最后一任巫师,她的师傅在她两岁的时候给她找了一个未婚夫,十八岁那天,她觉得自己该去见见这个未婚夫了,于是背着书包,坐火车进了城。“相公,跟我回山里吧。”季朗乐了,他遇见的鬼里头,居然出了个来抢亲的。“那我们是不是该先洞房?”巫渺渺歪了歪头,觉得有理,跟相公回了家。季朗是梦魇转世,据说只要他觉醒,就拥有可以让全人类都沉浸在噩梦中的能力。他可以进入到任何人的梦中,查阅任何人的梦境,刺探任何
  • 作者:梦醉孤新
    八年前,夜风武以强奸犯的罪名入狱,八年后,他化身军中战神回归都市,当他得知那个因自己而被祸害的女孩为他生下一个女儿,并过着任人欺凌的凄惨生活后,战神的怒焰顿时铺满都市。
  • 作者:之昔
    【盛世美颜武力值爆表仙女x男友力max仙君】亲爹在弥留之际,才告诉苏苒之,他老早就给闺女指了一门婚事。男方是仙道门派‘天问长’的外门弟子,名叫秦无。苏苒之其实不想成亲,她一个人逍遥自在惯了。但这是她爹临终遗言,苏苒之握着她爹的手,含泪答应了。“苒苒,爹知道你性子傲,但那秦无是爹看着长大的,他会对你好一辈子,爹才能放心走啊。”成亲后,苏苒之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前世看过的一本书,原文中女配苏苒之嫁人后嫌
  • 作者:笑佳人
    青楼老鸨犯事被抓了,尚未接客的阿娇被官府送回了舅母家。十六岁的阿娇白净脸,樱桃嘴,会弹琴唱曲,会揉肩捏背,却因喝过绝嗣汤,无人问津。隔壁的赵老太太咬咬牙,花十两银子聘了她,让她给官爷赵宴平做良妾。赵老太太临死前,抓着孙子的手再三嘱咐:她只是我买来给你晓事的玩意,你没娶妻前先用着,将来真的谈婚论嫁了,提前打发了她,别留着给我正正经经的孙媳妇添堵!赵宴平:好。后来,赵宴平带着阿娇与孩子,一起去老太太的
  • 作者:简小酌
    皇后病重,靖安侯府的五姑娘念善被送进了宫中陪伴自己姑姑。两个月后,她回府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请母亲推了正在说的亲事,闭门不出。皇后薨逝,侯府众人哭灵回来后,念善已被一辆马车接走,以替皇后守陵的名义被暗中送到京郊行宫。在奢华宫殿中,那个天下都要仰望的人扯下她缠在腰间的布帛,捏紧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冰冷又慢条斯理:“善善,还要打掉朕的孩子么?”起初,宋骁不喜念善却让她进宫,只是不想他的长子没有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