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

作者:长洱状态: 全本日期: 1个月前

有天,林辰在看书的时候,刑从连问他: 你是心理学家,那你能帮我看看,我适合跟什么样的人结婚吗? 林辰记得,自己那时告诉他,爱情是世界上最不可估量的东西,就算是心理学家也无法预测,因为人与人的相爱过程中充满了无数变量。 刑从连又问,什么是变量? 林辰那时想,变量就是,我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警察,最喜欢在大排档开一瓶啤酒吃小龙虾,却不知道,你原来是……;又或者说,变量是,我不知道我会爱上你,也不知道,你何时会爱上我。

《犯罪心理》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长洱
    有天,林辰在看书的时候,刑从连问他: 你是心理学家,那你能帮我看看,我适合跟什么样的人结婚吗? 林辰记得,自己那时告诉他,爱情是世界上最不可估量的东西,就算是心理学家也无法预测,因为人与人的相爱过程中充满了无数变量。 刑从连又问,什么是变量? 林辰那时想,变量就是,我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警察,最喜欢在大排档开一瓶啤酒吃小龙虾,却不知道,你原来是……;又或者说,变量是,我不知道我会爱上你,也不知道,你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鑫爱诗
    内容简介:江长乐觉得她的前一世用‘悲剧’‘单蠢’‘傻白’这三个形容词来概括,最恰当不过了。即便有李荣享以命相搏,依旧落得个惨死的下场。重生后,江长乐觉得她只需要掌握两项技能就好:一是抱好她舅舅赢帝江昭乾的大腿,从郡主做成公主;二是向她的长公主母亲好好学习跋扈之术,折腾不死那些前一世欺负过她、这一世还想欺负她的人。最后,把‘悲剧’送给别人,把‘单蠢’‘傻白’留给李荣享,好好报答李荣享,好好报答李荣享
  • 作者:柒惜
    认错人,被推倒,一张性感美男照,她让他一夜成名。“做我的女人!”一纸契约,她成了他的情人,白天同房,晚上同床,不时还得陪着他上演真人火辣秀。她无可忍受,红着脸斥,“慕司衍,你要不要脸?”他瞥了她一眼,丝毫不以为耻,“关了门还要脸的男人不是男人。”“你刷新了我对无耻的看法!”“下次换你对我无耻一次?”
  • 作者:暮非焉
    她一入豪门不知羡煞了多少女人,而无人知晓,她夜里忍受着隔壁房间的翻云覆雨,白日遭受三番四次的羞辱——她反抗,却遭来他的弯唇一笑:“玩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还有,你的身体很-下-贱不觉得吗?”直到真相大白,娶她不过为了报复,她彻底死心醒悟签下了离婚协议书……而她的报复却惹到了一个神秘高富帅的狼枭,同时因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千方百计地躲避他并且不需要他负责,而他却傲然勾唇:“第一次不需要我负责,那么
  • 作者:东成西舅
    当禁欲系遇上伪萝莉,当陆惜秦爱上陆承安。他说:“我大你九岁,吃了也不怕嗑牙!” 这丫头却说:“大不了我直接吞了。”…… 最后她事做一半逃之夭夭!因为真‘痛’啊!对于痛的解释,他说:“你会痛是因为你不得要领,横冲直撞,对于这一点我不打算道歉,但半途而废的人我不喜欢,所以我们继续。”惜秦哭了……继续你大爷!面对处男指控,他压在她身上面不改色的说:“经过实践证明我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毛病,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第
  • 作者:卿夜安
    前有夫君恨她入骨,扑她只为泄愤报复,后有暗手想至她于死地,随时准备背后捅刀.....莫小小发现,穿越这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算了,她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特意选了个‘黄道吉日’摆了恶君一道,莫小小夹带私逃。只是......这逍遥日子没过两天,某倒霉女人就被当成了通缉犯被送到了恶君跟前......某男眼睛微眯,笑得极为甜腻的对莫小小勾了勾手指“爱妃,你过来。”“...夫君...可以只上蜡烛不甩鞭么?
  • 作者:雪馨儿
    一夜迷情,她误惹男神,“想娶我,好处?”,他勾唇:“送你满贯全垒打,幸福一辈子!”“无赖!”她气结。宝宝PK男神篇:“妈咪只会嫁给我!”,某男:“凭什么!”,宝宝得意洋洋指着自己:“我才是妈咪最爱的男人!”
  • 作者:言靈
    生日当天,男友结婚,新娘非她,杨若言怒闹世纪婚礼无果,进入酒吧,拐走了比其小三岁的李铭浩的初夜,第二日甩下500破处红包潇洒离开。若干年后,杨若言之女杨星悦的幼稚园家长会上,豪门世家陈毅博说:“我是孩子的爸爸。”军阀世家李铭浩说:“我才是孩子的爸爸。”红遍了半边天的林泽枫说:“我是孩子现在的爸爸。”老师不解的问孩子:“星悦,他们谁是你爸爸。”星悦眨巴眨巴眼睛说道:“麻麻说,他们都是拐骗小孩的怪蜀黍
  • 作者:蜜馨儿
    他迪拜商业界的帝王,她平凡朝九晚五的便利贴小白兔。一次旅游的邂逅,她成了他禁俘的未婚妻。“亲爱的BOSS大人,既然您已经找到了未婚妻。那就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个漂泊异乡无依无靠的小女子吧!”一夜缠宠某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明天的婚礼刚好缺一个新娘,你要是敢不出现,就算你逃到中国我也有千万种方法让你乖乖的自动回到我身边。”穆小染想哭他怎么碰上了这么一个霸道的无赖,她决定不屈服淫威强权之下一定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