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做那个的(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8rca.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百万是什么概念?凭候一伟和林燕现在的工资水平,两人要省吃俭用地奋斗十年才能攒下。然而洪信的女朋友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将它拿出来,展示给两个人看。这让他们二人的心理如何好受?本以为已经将落魄的洪信踩在脚下,却突然间发现原来人家是换了更优越的活法。

至于在这里做销售的言论,只能当是一个笑话了。

只见那张支票皱巴巴的,似乎其主人也并未对它采取足够的重视。想来也对,能把支票带在身上而不是小心收起来的人,确实是不在乎。可惜候一伟和林燕不知道,这张支票之所以褶皱,是因为今天洪信在救助周梦之时不小心攥的。

洪信已经达到对一百万都不在乎的程度了?林燕的心中泛起些异样的情绪:如果当初自己再努力些,兴许就能追到洪信了呢。

一旁的候一伟看到林燕表情不对,有些愤怒地说:“这张支票从哪儿来的?不是你们自己写的拿出来玩的吧?”

田伊根本不知道支票是做什么用的,所以她当然忽视了候一伟对于支票真假的疑问。不过,田伊也确实好奇洪信揣着的东西从哪儿来。

田伊将支票凑近鼻子嗅了嗅,突然露出恼怒的表情,“是张月那个女人的味道!是她塞给洪信的!”

张月,这个名字本身没能引起候一伟和林燕的联想,因为这名字太普通了,世界上叫张月的人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可是,田伊的话就让人浮想联翩了:首先,张月是个女人,她塞钱给洪信做什么?其次,田伊是洪信的女朋友,洪信脚踏两条船还有能让女人倒贴的本事?最后,田伊是怎么知道张月的“味道”的,那该是怎样的一个场合啊?啧啧啧……

这时,换好衣服的洪信从试衣间走出来,他看到候一伟和林燕还在就一个头有两个大:这俩货还不走干什么?还不肯放过自己吗?想继续秀他们的优越感?

田伊见洪信出来,马上小跑着迎上去,她立刻将张月送洪信东西的不愉快忘记了,因为她终于和和洪信穿上一样的衣服!

这一幕被候一伟和林燕看在眼里就变了味儿:没想到田伊这个外表二十不到的小姑娘这么有心机,明知道洪信在外面还有另一个,竟然还使劲往上凑。

洪信宠溺地摸了摸田伊的头,然后才注意到她手里捏着张月给自己的支票。

“你拿这个干什么?”洪信将支票接过来,他都快要忘记白天张月赠给自己支票这茬儿了。

“洪信,这些钱是一个叫张月的女人给你的?”候一伟灵机一动,试探着问。

洪信下意识地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

“洪信,不是我说你,做人啊,还是得找份正经工作。你去做那个,虽然赚得多些,但对身体和名誉都不好,实在不行,你回单位,我再把你招进来,重头再来呗。”候一伟阴阳怪气地说。

其他话洪信都听明白了,只是他不清楚自己到底干了“哪个”。

“我干什么了?”洪信皱着眉问。

“鸭子啊,你要不干这事儿,那女人给你钱干什么?”候一伟通过田伊的话进行联想,最终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林燕在一旁不自然地笑了笑,做了个有点反胃的动作。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