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小辣媳她美又飒txt下载

作者:浮生摇曳状态: 全本日期: 3个月前

《穿越年代文后我吊打锦鲤女主》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又美又飒女知青vs冷漠帅气退伍哥哥】 叶星睡前刚看完一本年代文,满足的闭上了眼睛,结果醒来就穿到了七十年代。看看这拥挤的小房子,年代感十足的破衣裳,叶星以为她穿书了?不,她把睡前看的小说给带过来了! 更妙的是,凡是书里出现过的东西,她都能无限制的拿出来使用!!!上到21世纪的电视机,下到七十年代的肉票,叶星统统都能无限制的拥有,自带商场金手指!!! 不过,原身这个恶毒后妈是怎么回事?让我下乡,抢我工作?亲爸不疼?继妹狠毒? 叶星:虽然我拳打恶毒后妈继妹,脚踢绿茶心机女不是问题!但是,抓鱼我是真的不行! 没办法,爱鱼人士·叶星·只好可怜巴巴(趾高气昂)的求那个本土的冷漠哥:“喂,你给我抓条鱼,顺便红烧了,我给你一包白糖行吗?” 周明声:“我不要糖。” 叶星:“那你要什么?不是我吹,只要你能说的出来,我就能拿的出来!” 周明声:“要你,把你给我,以后我的鱼都是你的。” 五星生产一队这条河被周明声承包了,为了媳妇,当渔夫?我可以的! 周明声:“还有,打脸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你这么娇气,别伤了自己。”

最新更新第一章 重生

《年代小辣媳她美又飒txt下载》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浮生摇曳
    《穿越年代文后我吊打锦鲤女主》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又美又飒女知青vs冷漠帅气退伍哥哥】 叶星睡前刚看完一本年代文,满足的闭上了眼睛,结果醒来就穿到了七十年代。看看这拥挤的小房子,年代感十足的破衣裳,叶星以为她穿书了?不,她把睡前看的小说给带过来了! 更妙的是,凡是书里出现过的东西,她都能无限制的拿出来使用!!!上到21世纪的电视机,下到七十年代的肉票,叶星统统都能无限制的拥有,自带商场金手指!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夏雨飘飘
    外出打工,亲历离奇绑架,从此他陷入一个个精心编织的局······
  • 作者:为鹿呀
    苏夏是娱乐圈众所周知的顶级流量,更是家喻户晓众星捧月的爆剧女王,手握多项含金量极高的奖杯的影后。出道五年没有任何的绯闻,唯一让众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就是被爆出来她竟然是影帝陆景尧的迷妹!所有人都感叹原来就连影后都在追星。直到有一天,苏夏去参加了一个综艺节目,被主持人问到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她歪了歪脑袋,笑的很甜:“那大概是我和我的爱豆在一起了吧。”惊天大瓜顿时震惊了所有的网友。后来,狗仔拍到
  • 作者:春光满园
    末世女罗俏带着异能穿成了没人要的小可怜。 机缘巧合下得了一空间,真是可喜可贺。 却发现自己不仅穿越还穿书,书中原身命运悲惨! 呵呵,有异能和空间在手,罗俏表示她谁都不需要。 可村里那位据说性子古怪的残疾大佬却是处处想帮她。 罗俏眼睛一转,嘿嘿,先抱个大腿找个靠山也不错。 看娇妻如何养成,看罗俏如何逍遥………….
  • 作者:本喵最萌
    苏南栀出生带了心脏病,曾被断言活不过18岁。 但她活下来了,因为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她的心脏渐渐被锻炼得波澜不惊,后来第一眼看见江北渝,她听见胸腔里“噗通噗通”地唱着歌儿。 他真好看。 苏南栀实在太符合病弱美人的形象,又偏生是在山村里养了十几年的千金小姐,家中叔伯堂兄弟姐妹看她,更像是看跳梁小丑。 直到后来这个跳梁小丑蹭掉了身上的所有小马甲…… 剧场一: 因着苏南栀有心脏病的缘故,她的同学平时都怕
  • 作者:我爱吃山竹
    将所在的大世界毁灭之后,玄鱼经好友女娲的介绍来到了地球,为了防止一个暴走将脚下的星球击沉,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克制着,虽然有着无敌的力量,但由于外表看起来太过孱弱,所以很多人都瞧不起她,无数的故事也自此展开……
  • 作者:怡米
    宝珊是国公府的婢女,清丽婉约、美艳动人,甫一进府就吸引了各房公子的注意,只有世子陆喻舟对她不闻不问。 宝珊恪守规矩,只盼能攒够银子为自己赎身。岂料,一次深夜,世子中了药,于侍女里选中了她。 次日醒来,世子问她如何弥补,没曾想,宝珊向他索要了一笔银子。 这算是一夜春风后的勒索吗?世子满眼不屑,将银子丢给她。 离开国公府后,宝珊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 国公府世子陆喻舟芝兰玉树、深人雅致,被称汴京第一
  • 作者:叶亚希
    分手两年他得了厌女症,跟女人靠太近就会反胃呕吐。 墨爷:怎么到处都是丑女人。 众兄弟:??? * 乔若心突然归来,求复合求宠爱。 墨爷:你说分手就分手,你说复合就复合?你算什么东西! 她直接强吻,墨爷瞬间乖了,像一只温顺的猛兽。 众兄弟:???你的厌女症呢?你那享受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墨爷:滚!免费看还这么多话!
  • 作者:冷卉
    一女N夫,男权社会…… 这是一个男权社会,这是一个男多女少社会,这里的女人有N个老公女人稀缺,而变得珍贵,男人再多,也是男主外,女主内女人再珍贵,只在家中珍贵,社会地位仍十分低下